Central Kowloon Line 中九龍綫

高談闊論、吹水聊天。

版主: 人仔, skyhks

版面規則
  • 如果其他版面更切合你發表的主題,請到有關版面發表。
  • 不准進行接龍活動。

Central Kowloon Line 中九龍綫

文章KeroChu » 2017-12-09, 17:12

最後由 KeroChu 於 2017-12-11, 10:57 編輯,總共編輯了 19 次。
-- Per ardua ad astra
頭像
KeroChu
地球會員
 
文章: 1045
註冊時間: 2009-01-14, 17:38
來自: 香港,坑口

Re: Central Kowloon Line 中九龍綫

文章KeroChu » 2017-12-09, 17:15

02 / 搬屋
「你以為真係一間公司,一個團隊?傻啦!」

升職。
搬寫字樓。
公司換新制服,黃色變翻寶藍色。

但我唔理。因為我只知道,我份糧又大份左。
來緊去東京玩,又可以去盡 D 啦。

新站幾好。
我間房竟然有落地大玻璃,其他大老細應該會幾妒忌,
那怕依家呢刻出面仍然係一大個工地。
最重要,冷氣夠凍。
果然開 Project 數既地方,唔需要顧慮錢既問題,
連垃圾桶都係高級 Simplehuman。
新界出城既我,簡直震驚了。

-------------------------------------------------------------------------------------------------------------------------------------------------------

電話響。果然係新綫新站呀,電話鈴聲都大聲過人。
號碼係 3862222,應該係下面控制室。
「喂,係咪朱 Sir 呀,我 SCR 打上來架」
「係,請問有乜貴幹」
「無呀,見你今日第一日係個站到,想話帶你行一轉個站姐,怕你係呢度盪失路姐」
「哦好呀,下面等」
「By the way 我叫…」
癡綫。你知我第一日返工,係咪應該第一句介紹下自己?莫非你個名叫 SCR?
怕左佢,等我打好條 Tie 就行落去省佢。

電話又響。真係躁。
係我伸隻手出去個聽筒時,只係見到四條2。莫非係下面控制室?
「喂?你邊位呀,打上…」
「喂?」
「唉,Sorry 呀老婆大人,頭先有個不知所謂打來煩我,我…」
「傻啦。我聽晚開始翻 Overnight,唔知貴客今晚想唔想把握最後機會臨幸下小妹呢?」
「你今晚著乜野先?有無毛毛…」
你老闆。依家先來電話入,識唔識揀時機?我溝緊女架,頂!
仲要係 3862222,你老味仲唔係打上來比我鬧?
「總之你今晚等我,我絕對唔會放過你!OK?」

「你老闆,你都知我新架可?打上來唔識講低你邊個咩?」
「Eh…」
「唔好 Eh 啦,我怕左你,我依家落來 SCR 搵你,麻煩你留係原位等我,唔好走開!
「Sir…」

我真係不禁倒抽一口涼氣。
如果真係一個團隊,打電話先 Identify 自己呢 D 基本禮儀會唔會唔知?
新手咩。

「你以為真係一間公司,一個團隊?傻啦!」

-------------------------------------------------------------------------------------------------------------------------------------------------------

聞說間房上手,條綫未通車已經被 D 人玩到陀陀擰,最後晚節不保下退休走人。
拿,我唔知落樓打開 SCR 房門之後會見到乜野。
我只能夠期望,最少我呢條綫既呢個站,仍然係一個團隊。
請祝我新官上任,一切順順利利。都祝願我今晚,同老婆順順利利。大家開心。
但點解我老婆大人會知道我內線電話既?我岩岩先搬入來無耐渣 bor。

-------------------------------------------------------------------------------------------------------------------------------------------------------

開得果3 日既新站真係另一個世界。
第一次係 Back of House 推門出大堂,
個玻璃天棚好似紅磡站,但係光猛過佢十倍。
地板光鮮潔淨,不見污漬。幾乎唔忍心踩落去。
扶手電梯隔離既喇叭,播住陳如茵清脆既聲音,絲毫不拆。
周圍仲有一陣新鮮既臭膠味,應該係新裝閘機同售票機既味。
暗既角落仲有黃色射燈,
我鐘意。

個站真係好大,
我行左 5 分鐘,終於搵到 SCR 個門口。
我用身體推門入去,嚇死我!門後面已經有人等我,差 D 撞死佢。
原來係四柴。睇佢一面老尷,誠恐誠惶,面都紅曬,唔使審都知道頭先係佢打上來。
佢劈頭就來「呀 Sir,頭先唔記得係電話到自我介紹,唔好意思…」
唉,頭先係電話到噴左佢一面屁,費時佢太受傷。
「傻啦。有 D 咁既事咩?哈」
我講完自己忍唔住笑。佢都忍唔住笑,忍唔住苦笑。
我拍拍佢膀頭,示意我其實依家唔嬲,佢個樣先無咁得人驚。

「帶路啦呀Sir,今日我 Attach 你,請你多多指教」然後我照正常禮儀比左個30度鞠躬佢。
我頂!佢又再試面都紅曬。咁我今日第一日返呢度,唔靠你多多指教,我可以點?
佢係 Lag 完 3 秒機後,終於有反應。
「哦,哦,哦,好,OK,你 Attach 我,OK」
我都費時串佢似足 D PIDS 咁鬼慢,唯有笑住口跟佢後面,由佢帶路。

-------------------------------------------------------------------------------------------------------------------------------------------------------

我跟個四柴經 Back of House落月台果陣,不期然想起我老婆大人。

當年佢剛剛調入來上水站做 SA,好似我係我帶佢行一轉個站。
依家既我好似果陣既佢,去到新環境唔知頭唔知路,一張白紙等人帶。
但係又唔同,佢果陣好怕醜,所以只好跟係我後面,稍稍低頭聽我講,瀏海稍稍遮住容貌。
我帶左佢由一台巡上大堂,由 Back of House 巡翻落二台,又講解左站既要求,
一個二十歲新札少女好似有好多問題,但係又唔太敢問。可能係我果陣太強勢?
巡到落二台車尾,佢終於開口問:「唔好意思,我想請問休息室係邊?」

其實我好期望新人問問題 – 邊有可能完全無問題?依家問清楚,好過第時衰左先來問。
佢終於開口問:「唔好意思,我想請問休息室係邊?頭先你好似無講到呢」
佢撥撥頭髮,抬高頭,望住我,好似好期待個答案。
我終於望清楚呢位同事。
呢位新同事,不單只二十歲扑扑脆咁簡單。
眉清目秀,皮膚白滑,不在話下。
真正吸引我既,係佢既化妝。
紅粉厚度,恰到好處,好似微醉既樣,非常可愛;
紫色既眼影唔會太明顯,但係又成功地隱藏到眼線;
佢當日好似無搽唇膏 – 但係望落去依然水潤,
當時翻左5年港鐵既我,從未見過如此不瘟不火,透明既化妝。
突然間有個咁既女仔出現係一個咁龍蛇混雜既站,真係令我耳目一新。
頭髮仲好直,好順。我見唔到有開叉。

佢可能係我最欣賞既 Type,
就算自知靚,都不會鋒芒盡露,仲會注意小節,
同我此前係呢間公司所見過既所有人完全唔同。
我鐘意。

「係?你頭先係咪問用廁所係邊?」個四柴問我。
「傻啦,邊有。」我頂,自 High 左些少比人發現。

-------------------------------------------------------------------------------------------------------------------------------------------------------

「啟德 2-4,啟德 1-1,3 台入緊來架 36 車打左PAD,Locate 左之後 Call 翻我,Over。」
個 Radio 突然大大聲響,嚇死我。果然新站連 Radio 都大聲過人。

「啟德 2-4,啟德 1-5,我依家落來幫手,Over」
前面個四柴話口未完就開始拔足狂奔。Fine,鬼叫我自己話 Attach佢既,我跟。

我自從升左 SSM 之後,就無試過咁跑。好懷念呢個感覺。
我出盡全力禁住頂帽跑落去,氣喘賴賴,但係好正。

落到去,36車第一卡 ODI 係咁閃。我,四柴同 Booth 出來個一柴上車睇。

我頂!無料到既,無人受傷無異樣無問題,得個 PAD 盞燈係到閃下閃下。
佢地兩個人前後確認左安全無虞後,10秒鐘內放左車走。
效率唔錯,我鐘意。
最少就我觀察,呢個站應該仲係一條 Team 掛?

講又講翻,佢叫咩野名?
到依家我都未認真睇到。唉,我失格啦。

-------------------------------------------------------------------------------------------------------------------------------------------------------

返回目錄點此 >
http://bbs.i-circle.net/viewtopic.php?f=12&p=116288#p116250
最後由 KeroChu 於 2017-12-10, 10:09 編輯,總共編輯了 2 次。
-- Per ardua ad astra
頭像
KeroChu
地球會員
 
文章: 1045
註冊時間: 2009-01-14, 17:38
來自: 香港,坑口

Re: Central Kowloon Line 中九龍綫

文章KeroChu » 2017-12-09, 22:00

03 / 食飯
「OK,今晚大家唔好食埋 D 垃圾食物,我煮比大家食。」

落左車之後,個四柴見我跑到成隻狗咁,就捉左我去Up end 電樓梯底隔離一間儲物室。
間房有水飲,有凳坐,電話訊號又唔差,又夠三四個人 Hea,
最重要夠隔音,夠隱蔽。

我斟左杯水比個四柴。
終於比我望清楚個四柴個名牌,原來叫王美生,英文名 Mason。
「Mason,你地夜晚多數食乜野?」
「Sir,我地夜晚…」
「傻啦,唔好咁見外啦。叫我Kelvin啦。」
「呀Kelvin Sir,我地夜晚多數叫麥麥送,一係帶飯。附近無乜茶餐廳,就算有都唔肯送…」
「哇,好唔健康姐。」
「咁都無計,希望遲下會多D野食啦。我翻左六日Late,一餐住家飯都無食過呀。」
「我明。」「你真係明?」「我明呀。」

-------------------------------------------------------------------------------------------------------------------------------------------------------

翻到 SCR,上面好人齊。
個SCO同2個後生仔SAS好似討論緊D高壓事務,好似有點兒互不相讓,鄒曬眉頭。
我梗係馬上自介。
「Hello,我係 Kelvin,係東九龍綫新 OM,來緊有請大家多多指教呢」
然後我比左個45度鞠躬大家。

氣氛好似仲硬過之前。好似我不屬於呢個地方咁。大家只係些微點頭,細細聲講個係字。
有人問我,我就會講,但是無人來 D Friend。
但係我唔會比我既說話得不到裝載。
我唔係要呢 D 待遇。

「在座咁多位收幾點?」「8點 9點半 8點 10點 Dead Late」
「OK,今晚大家唔好又食埋 D 垃圾食物,我煮比大家食。大家準時 19:30 上來開飯。」
佢地又震驚啦,O曬嘴。
個 SCO 口中唔小心爆左句「呀Sir 你好得閑bor」。
Mason Sir 額頭露出左不悅,好似怕個 SCO 得罪我咁。
我答佢「傻啦,第一日搬來呢度,Settle左都無時間做 Paper Work啦。你就比我請啦,OK?」
我知架,佢地梗係覺得「我知呢個人癡綫姐,我唔知佢有咁癡綫架 bor」或者「佢有乜企圖!」
唔緊要,等我用廚藝征服佢地。我先無佢地想得咁小氣呢。

-------------------------------------------------------------------------------------------------------------------------------------------------------

我換左短褲波衫,加埋對舒舒服服跑鞋,就過左去九龍城百佳買架撐。
借埋架手推車過隔離九龍城街市,買左條游水魚,斬左兩斤半叉燒,最後買埋豆苗。
D 電磁爐呀,煲呀,碗碟筷子呀加埋 D 餸同調味料,成千幾二千蚊。
最後我係隔離 7-11 買左12個現成白飯。
一車滿滿推翻站。

大堂個 SA 似乎未認得我,以為我想推住架野入閘。
我同佢講我要煮飯,佢話我癡綫。傻啦,真係百事無可樂。
我直接同佢講,你想食就今晚 19:30 自己上控制室,我地多個人多雙筷姐。
我聽到佢係後面細細聲話「翻青山啦」。

-------------------------------------------------------------------------------------------------------------------------------------------------------

我推住架百佳車去到 SCR 門口,見到兩個 SAS 仲係度同個 SCO 嘈到面紅耳赤,
即刻叫佢地落來幫我將 D 野塞落雪櫃。
佢地兩個塊面,由黑面變成黑人問號。
「爽手D啦,呀Sir叫你幫手呀!去啦!」個 SCO 串佢地。
「呀Sir,唔使咁見外既,叫我Kelvin就OK啦」我回佢。
果兩個 SAS 就係度笑笑笑,不知所謂。
我大喝一聲「你兩個,爽手D啦,條魚就快壞啦。係咪想無得食?」
最後得 Mason 係度自己忍唔住笑。

-------------------------------------------------------------------------------------------------------------------------------------------------------

周圍都係工地既啟德站,哪來有Peak Time?根本無事發生。
蒸魚同炒豆苗都係簡單野,要煮好簡單。
我翻上樓換翻自己套制服,然後落來煮比大家食。
而係架,我係特登著套新制服,然後係 SCR 個 Reception Area 手起刀落。

19:30,準時開飯。
「湯就無辦法啦,鴻福堂,將就下啦,哈哈」
老細請飲湯,但係得呢D,真係老尷。

唯有靠我破冰。我決定由果班年輕人 SAS 入手,斷估佢地都係大學生?

「你知唔知道我讀大學果陣,成日都Freeride人?」
「唔似 wor Kelvin Sir,Freerider 唔係多數無乜出息架咩?」班 SAS 好似好驚訝我講呢D。
班 SCO 同 Mason 開始緊張,驚班細會得罪我。但其實有幾Mean姐?
「傻啦,Freeride人要有技巧。識玩梗揀D唔使分析既東西做啦,邊有免費午餐先?」
「但係呢,你地收錢係呢度打工,記住交翻D貨仔出來呀,知道無?」

Mason 稍微無咁緊張啦,但係班 SCO 仲怕緊我嬲,想岔開話題。
「Kelvin Sir,條魚好唔錯bor,一D都唔老。」
「梗係啦,你當我流架,哈哈。喂,買左D架撐翻來,記住多D用。」
「Mason,你要記住,班 SA 合約裡面寫住要執行上司所指派既任何任務,包括買料煮飯。OK?」
「日日食埋D垃圾食物,搞到一個二個體檢唔合格,我仲頭痕呀!哈哈哈!」
我拍拍隔離個 SCO 肩膀,話佢聽其實我無事。
「君子無戲言,OK?」

「喂,話時話,點解最近個 iOS 更新好似拖慢左我部電話既?」
「我都覺,上左 10.2 之後電池好似倒水,頂!有無人有尿袋呀,我得翻3%渣。」
「插住係果度先啦,反正我地依家無人用緊個插頭。」
「你部咩來架,咁九唔搭八既…」
「傻啦,我仲用緊 9,乜野問題都無。哈哈!」

大家食得開心,我就開心架啦。唔知佢地開唔開心?
大老闆一定要高高在上?傻啦,希望我今日,最少都得到呢 5 個人既心啦。

-------------------------------------------------------------------------------------------------------------------------------------------------------

返回目錄點此 >
http://bbs.i-circle.net/viewtopic.php?f=12&p=116288#p116250
最後由 KeroChu 於 2017-12-10, 10:09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 Per ardua ad astra
頭像
KeroChu
地球會員
 
文章: 1045
註冊時間: 2009-01-14, 17:38
來自: 香港,坑口

Re: Central Kowloon Line 中九龍綫

文章KeroChu » 2017-12-09, 22:07

04 / 收工
「你同我收聲!你條仆街,買小童飛!?」

食完,撩埋牙,就要抹檯洗碗洗碟。
班 SAS 話幫手洗。但係我唔好意思留佢地太耐啦,畢竟已經 8 點,佢地夠鐘收工。
「你地去換衫 Book Off啦,過鐘無補水呀。」
「但係…」「唔好但係啦,呢D我做開做熟架啦。放心。」
「Mason,你地唔使擔心。我係今日先咁得閒,平時你地都係食自己架啦」
「多 D 煮啦Kelvin Sir,等你下次準備好D呀,哈哈」
「考慮下,哈哈」
唔錯唔錯。咁樣就似樣啦,有講有笑先係團隊架嘛。

洗完碗碟,抹完張檯,一切還原。
但係仲要還翻架手推車翻去百佳。
我決定順手買埋糖水翻來請曬全站既Full Time,當係多謝個站今日好好關照我既謝禮。

你老味,班人唔貴唔食。個個話要食芒果雙皮奶,士多啤梨涼粉同雪糕三文治,好MK囉。
我唔食咁MK既甜品。比個燉蛋我就夠。熱既唔該。

---------------------------------------------------------------------------------------------------------------------------------------------

買曬翻站之後,原來成 9 點半。
同Mason,班SCO同個頂SAS收工既一柴食完之後,都成10點。
係時候鬆人。
「Kelvin Sir,你聽日翻唔翻來呀?」個後生一柴好似好期待我聽日再買糖水。
「唔好意思啦,搬Office好辛苦,搬完梗係要抖翻一兩日啦。」
「Aww…」「唔緊要既,梗有機會既」

---------------------------------------------------------------------------------------------------------------------------------------------

好彩,係啟德站翻朱宅,唔使轉車一程直達。
換轉係通車之前,行出去太子道東等架不知所謂 297,等到傻都無車,就算有車都要搭到傻。
依家有條中九龍綫同佢競爭,佢呢鑊仲唔大煲?

老婆大人今日好似翻Late,當佢10:45收工,點都要11點四先翻到朱宅掛。
咁我梗係他他條條翻去,不帶走一片雲彩。

「坑口,呢個係中九龍綫既終點站,多謝乘搭港鐵。」
唔使多謝我,我無比錢搭車。

---------------------------------------------------------------------------------------------------------------------------------------------

翻到朱宅,一推開門,我發現冷氣開左。究竟係邊個開?
「我頂!肯定係今朝趕出門口果陣無熄!」我不禁為自己既「錯誤」倒抽一口涼氣。
抽完涼氣,梗係要隊啤酒。
正當我打開雪櫃門果陣,個Hi-Fi 突然播PA「車站入閘後及車廂裡嚴禁飲食」。

癡Q綫!呀叔我收工要飲野,有咩人可以阻止我!
我當下幾Q嬲,馬上衝入房到打算捉鬼啦。
點知我一推開房門,聽到Do Doo Do 三聲。
「先生,查飛,麻煩合作。」
你老闆,我未見過查飛組同事著對咁Q高既高爭鞋,同咁短既裙囉。
我當堂嚇一跳。「下,車飛就無啦,職員證就有一張…」
「攞來望過…」串串地嘴既佢,一手就搶左我張Pass,丟左去佢身後面。
佢趁我趴左係佢前面地下搵翻張 Pass 嘅時間,係唔知邊到變左張藍色飛出來。
「呀先生呀,唔使望啦,呢張咪你張飛囉。」
「Madam,你唔…」
「你同我收聲!你條仆街,買小童飛!?作死你呀,信唔信我鞭你呀拿。」
佢係腰包到攞左D野出來,但係燈光太暗,我睇唔到係咩野。
「唔好呀 Madam,我個底咁靚,咁就俾你畫花好唔抵姐...」
我一個反手搶左佢手上條野丟埋一邊,順手將佢推倒在床上。
「靚女,今晚你放我一馬,我都放你一馬,點睇?」
我終於有機會睇清楚佢。
真係好靚。面頰上嘅一抹紅粉,加埋紫紅色嘅嘴彩,果種微醉嘅妝容,正呀!

「發你個夢啦!」佢將我推開,但係我唔覺得痛。應該係體貼既陰力。
我企翻起身望清楚佢套制服,唔係值班站長套制服來既!佢究竟係邊度M到套查飛組既新制服!
最癡綫既係,件嘢好似唔啱佢身,細左兩個碼,個寫住「上官伊」既名牌先勉強扣得好,
但因為咁先顯得身材玲瓏浮凸,線條突出。
條裙仲露出絕對領域,對紫色漁網絲襪,嗚呀!
佢輕鬆地托一托副眼鏡,一來就霸氣十足。
「你同呀姐我搞好套西裝先返來講啦!」
我頂佢呀,真係著曬。不過我忍,我冲個涼再返來玩。

我沖完涼,快速著翻好套西裝,著翻件經理西裝外套,掛翻個名牌,再打好條Tie。
我敲門入去,佢已經坐係床邊,手攞住份車票發出條件。
佢茲悠地企起身,俾左個30度鞠躬我。西裝骨骨就Gentleman病發作既我,急不及待請佢坐低。
從來沒有Gentleman 要女生起身歡迎自己。
但我一行埋去果陣,佢就扯住我條Tie,一個反手將我禁係床上面。
「我知我好靚仔,但係你唔需要咁架。對住你上司咁做,好咩?」
話口未完,佢就嘴左落來,用脷滋潤我乾燥既嘴唇。
我把握時機,乘機除低佢頂帽。佢一頭既長髮垂到我面上,好飄逸,有一陣幽香。
就如頭髮呢D細節位都Keep得咁好,我鐘意。
我唔忍心扒左佢辛辛苦苦著上身既制服落來,但係我實在按耐不住。由職員證開始,到西裝外套,Shirt衫…
「你知唔知?旺角站無人喜歡我…」「殊──。細妹,最重要係,我喜歡你就足夠啦。」
就算係第一千次做,仍然印象猶新。
佢身上新既香水味不瘟不火,應該係薰衣草?係親切既體味中滲透出來既清幽香味,絕對不會喧賓奪主。
感性得來性感既紫色蕾絲胸圍下,埋藏住熟悉既寶物。
究竟係點樣維持到粉紅色?
佢既皮膚就如絲綢,如牛奶。手指一摸,滑過鎖骨,滑過胸前,毫無阻力。
佢肯定為左我而下左不少苦功,犧牲不少。
因為我知道,四柴可以劣化得好快。但係佢無。
我鐘意,我尊敬,我感激,我愛佢。
「我愛你。」「我知道呀。」「殊─」

呼吸同步,心跳同步。應該係夫婦最高境界吧。
「呀… 」好溫暖既感覺,好舒服,好濕潤。
咁嬌俏可愛既容貌,我不敢肆意蹂躪,就由佢掌握節奏啦。

---------------------------------------------------------------------------------------------------------------------------------------------

當我回過神來,已經係早上5點。
我望著窗邊仲熟睡緊嘅佢,我覺得平時痴線威風嘅佢,竟然仲有當年既一絲可愛。

我鐘意。

-------------------------------------------------------------------------------------------------------------------------------------------------------

返回目錄點此 >
http://bbs.i-circle.net/viewtopic.php?f=12&p=116288#p116250
最後由 KeroChu 於 2017-12-10, 10:10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 Per ardua ad astra
頭像
KeroChu
地球會員
 
文章: 1045
註冊時間: 2009-01-14, 17:38
來自: 香港,坑口

Re: Central Kowloon Line 中九龍綫

文章KeroChu » 2017-12-10, 10:00

05 / 伊人
「君のように、強く前を向いて、歩いて行けたらと。」
「望能如君 堅強前進」


我哥是個電腦科學系博士畢業生,還是個徹徹底底的電車男,鐵路迷。

那年我剛升讀中學,他剛碩士畢業。
他花了三萬多元買來一大堆模型鐵路的東西,還有一些奇怪的電路板。
說要做一個畢業後的畢業專案,然後就關上房門。

半年後,他被邀請去日本開講座,說是要為電腦控制火車模型標準化作推廣。
就這樣,拖著一個細細行李箱就出發了。
我倒是不知道他做了些甚麼,怎麼一去就是三年。
回來時,他拖著兩個大大的行李箱,穿著一襲貼服的藍色西裝和皮鞋,
拿著一張東京大學的畢業證書,一相冊的鐵路照片,
還有一張一千萬日圓的支票。

他當時說,要成為一個訊號系統工程師。
然後,他果真成為了一個訊號系統工程師(見習)。
他知道這件事後,簡直樂透了,在家裡樂得三日三夜睡不著。
他大概知道,能把自己的專業和興趣結合為一的人,應該是世上最幸運的人吧。
所以他拚盡全力,短短兩年就擔正大旗,成為了獨當一面的工程師。

---------------------------------------------------------------------------------------------------------------------------------------------

但我從來都不是鐵路迷,也不是甚麼資訊科技迷。
我只是一個貪靚,愛運動的小女孩。

我不像我哥,能賺這麼多錢,或有那麼多成就。
但我相信女子當自強。
最少我跑得快,比所有人都快。
但可能因為我跑得快吧,結果其他人都追不上。

雖然別人都說我眉清目秀,又讚我身材傲人,但校花這種虛銜,似乎沒有甚麼作用吧。
就這樣,我就從中學畢業了。遺憾。

---------------------------------------------------------------------------------------------------------------------------------------------

大學,我選的是日本研究。
我想知道,那裡有甚麼能把我哥吸了過去,讓他樂不思港?
從他口中我聽了不少甚麼秋葉原,中央線,201系,還有銀座和隱世食堂。
說是很曼妙的一個地方,說甚麼有機會我也應該去住一兩年。

---------------------------------------------------------------------------------------------------------------------------------------------

大學的生活不怎麼樣嘛,第一年的東西我早就從我哥耳中聽過了。
日語學習有點吃力,但有我哥跟我練習,就好了不少。

一周只需上四天課課,每天只需 4 小時。
這種生活簡直閒透了。
我又不好意思再找我媽拿錢了,所以下定了決心要找一份像樣的兼職。

「做Part Time SA啦,無責任架,人地做乜你做乜就係架啦,仲唔荒比人炒添。我係你?我死狗都做啦…」
不知道是我找兼職,還是他找兼職。怎麼我哥還比我熱心?

「都話左囉,SA呀,呢個廣告,呢個!」我剛掀到那一版,他就迫不及待大聲插嘴。
「我見到,OK?」我想著他收聲時,稍微看了一眼那個紅黑色廣告。
他倒是沒有說錯。
翻過整份招職,大概沒有比車站助理更筍的兼職吧。
42元時薪,比不知所謂的快餐店整整高了20多元。
每周只需工作 9 小時,不會對我的學習造成太大影響,
最重要是,有一張免費乘車證。

「來緊11月5號有招聘日,沙田站,呢度寫住…」
「得啦,講 D 我睇唔到既野我聽,OK?收聲!」我稍微無禮地大喝一聲,他就安靜了下來。

---------------------------------------------------------------------------------------------------------------------------------------------

就這樣,我就成了家附近的沙田站的車站助理

第一次踏入社會的我,倒是不知道上班得用甚麼態度去做。
我見不少月台的大姐們,貌似都花上了不少時間化妝才出來工作,胭脂都好像厚厚的。
我猜我都應該做同樣吧。

我最愛微醉的容貌,但第一日上班似乎不太適合吧。
我決定化一個裸妝,先試試水溫吧。
不用甚麼強對比顏色,就稍稍修飾一下就好。
只需要掃上淡淡一抹胭脂,塗上普通的潤唇膏就好。

乘客們都不太留意我,除了三數個男士,在上車前才向我督了一眼。
大概是我的瀏海稍稍遮住了眼睛吧,把眼影和眉線都遮去了。

但坐在休息室內,同事們都叫我靚女。我不知道他們是隨便說說,還是真的是嘉許我。
但他們似乎都看不出我其實化了妝,大概是我粉底沒有打很厚,毛孔還能被稍稍看見吧。
他們還讚我皮膚很好,很白。
應該只是隨便說說吧,聽過就好。
可不要被這些客套說話沖昏了頭腦。
因為真正關乎重要的站長和經理們,還未記得我呢。

---------------------------------------------------------------------------------------------------------------------------------------------

不知是怎樣了,怎麼最近都那麼多人想不通。聽說在我入職後兩星期,已經發生了 3 宗跳軌。
上司著我們小心一點,留意那些坐在月台上面露哀傷,或神情恍惚的人。
但我不怕,我有的是速度。我能跑,跑得很快,比所有人都快。
我相信,想不開的人都不會栽在我手上。
肯定能趕上列車到站前拍停列車。

轉個頭,已經是農曆新年了。
月台上充滿著道賀的話語,現場氣氛快意洋溢。
我不忘向我問路的乘客補上一句新年進步。

突然間,我去!不遠處一群大陸人突然大叫,嚇了我一跳。
我本來還想慢慢來處理他們,他們卻好像越來越急,手掌越動越快,所以只得快快地跑了過去。

我去!新年流流,大年初一,怎麼會有人跳軌!
我第一次處理這些事情,竟沒有一絲恐慌,還倒抽了一口涼氣。
然後才按動了隔壁的緊急停車制。
其實也不需要吧,這個時候哪來會有車用這個月台。直通車剛剛也通過了,應該沒有車需要在這裡待避吧。

路軌上有個小胖子,穿著啡色的破爛T-Shirt和嘔心的牛仔褲,高呼著要搭車。
我倒是不明白,他要搭甚麼車,要從路軌中間上車。
「你係車底上到車,我就當你贏啦,細路。」我的口竟然漏出了我本音。
「點解咁耐都無車!我要搭車!!!」還得用三個感嘆號來顯示那小孩不知所以的憤怒。
「梗係無車啦,日光日白埋邊呢度鬼會有車咩…」
「咁我過隔離左邊路軌囉,有車啦掛!」
「你放心啦,你去到邊我地路軌封到邊。總之你一日唔上來,一日都無車搭。」
「你老味!我要投訴你!你邊個呀!?SA仔一個就咁串!?」
他大概是瘋了,青山快來收留他。
「你襯翻好自己件衫再返來同我講啦,肥仔...」
「你同我收皮!」
「你咪走!你同我企定定講多次!」
就這樣糾纏了三四十秒,惹來了不少人用手機拍攝我和那胖子的對峙。
在遠處路軌工作的軌道組同事,終於趕到現場,出其不意地把那胖子拉走並且制服好。
「千九公主就無得你上啦,上白車啦,哈哈哈。」我忍不住大笑了三聲,突然覺得有點違和。
控制室的站長也終於趕到,確保情況安全後,重設了緊急停車制。

---------------------------------------------------------------------------------------------------------------------------------------------

五分鐘後,大老闆終於從隔壁大圍站趕到現場。
我把事情一五一十交代了給他知。
「無你同佢包拗頸,佢都唔會企定定比我地捉。」大老闆望著我的面,打量了一番。
但他似乎很滿意,笑口篩篩。
他望了一下我名牌,大該被我的名字困惑了吧。
複姓上官,單字名伊的我,要是叫姓,很見外;要是叫名,也很奇怪。
名牌上要不是沒有寫上我的英文名,他也不會那麼困惑吧。
「呀,呀,靚女,做得非常之好。繼續比心機做呀。」
大老闆隨即從西裝裡面掏出了一封利事,厚度不錯。
我愕然了,我只是做好本分而已。但推掉大老闆的利事,又好像很不給面。
恭敬不如從命,「恭,恭喜你,恭喜發財!」。
儘管有些少尷尬,但工作被老闆目睹的感覺卻是不錯的。
最重要,還有一封厚度不錯的利事。

接下來的一年多,我甚麼都見過了。
我有被憤怒的乘客問候,但我亦有被經過的老人家和太太感激;
我有被電車癡漢騷擾,但我亦被見義勇為的好市民拯救了;
我看見有人想不通而試圖自殺,但我亦看到了有人因為一通電話,一個短信,而改變了自己的念頭。
我見證了乘客合力救起了陷進空隙的小孩子,也見證了他們合力制伏小偷。

就是還沒有遇上我的第一次邂逅。
然後我就得離開了。
遺憾。

-------------------------------------------------------------------------------------------------------------------------------------------------------

返回目錄點此 >
http://bbs.i-circle.net/viewtopic.php?f=12&p=116288#p116250
最後由 KeroChu 於 2017-12-10, 10:10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 Per ardua ad astra
頭像
KeroChu
地球會員
 
文章: 1045
註冊時間: 2009-01-14, 17:38
來自: 香港,坑口

Re: Central Kowloon Line 中九龍綫

文章KeroChu » 2017-12-10, 10:06

06 / 小鳥
「お兄が教えてくれた歌を道連れに」
「帶上我哥教我的歌同行」

讀日本研究的我,第三年都得按學校要求出走一年,到日本交流去。

不知道是好是壞,我到這個點還沒能在班上交到許多朋友,算是班上的獨行俠。
就算是有男孩子追求我,只有少數一兩人能追得上我的腳步,後來也都放棄了。
但我決定把握這個機會,到日本去走自己的路,看自己的風景。

---------------------------------------------------------------------------------------------------------------------------------------------

香港再熱,也絕不夠7月中的東京熱。
香港再熱,總也不會38度吧。

但若三天不跑步,我的腿就會長出暗瘡來,還會癢癢的。
我決定在每天早上6時就開始跑步,從宿舍沿著荒川河邊,往西北方向放飛,跑個十公里似的。
回家洗個澡,好好地化妝以後,我或許會出去看電影,
或到山手線北部走走,找找有沒有我哥口中的隱世餐廳,或是錢湯。
或走南一點,台場的沙灘去消磨一下午,
或坐JR到處遊歷一下,
到鶴見線看看重工業和美景海濱相撞的奇異景觀,
那邊的落日,令人想一再回味。

嗯,銀座呀渋谷呀這些地方,還是讓其他香港人去吧。
這樣的日本,在香港也能體驗到吧,用不著特意去的。

---------------------------------------------------------------------------------------------------------------------------------------------

暑假完了,我們應當悔改。

埼京線是到學校最直接的路線,40分鐘由戸田的學生宿舍,直達新宿的大學校舍。

但早上的埼京線就是個地獄,根本不是人搭的。
然而想像金鐘站的人流。但是從樓下的戶田站到池袋的六七個站,每個站都是金鐘站。
人們無理地把自己逼上車時,又把車裡的人擠壓在一起。
香港人會說這是沙甸魚,但老實說,我認為這比較像被擠壓成一團的垃圾,準備送往堆填區。

還有那惡名遠播的埼京線痴漢。
你永遠不會知道,把你完全包圍的男人,是不是別有用心。
開學數天已經聽到有同學的抱怨聲,說自己在車上被人上下其手了,
卻沒能把犯人逮住,因為實在人太多,分不清是偷襲的是誰。
但我沒有時間繞遠路。
早上要跑步,還要自己煮早餐,好好地化妝和襯衫,根本忙得一團糟。
唯有想想方法,看能如何擊退這些不知所謂。

誰知道,我還沒有想到這些辦法,已經中招了。
雖然沒有感覺到有被人摸過,
但我下車時,竟然發現深紫色西褲上沾上了白色液體。
我去!還是黏黏的!

---------------------------------------------------------------------------------------------------------------------------------------------

女子當自強。

我見到大學告示板上,貼著以色列自衛術學會的招生通告。
告示上寫著「男子當自強」,用的色調是雄壯的紅色和深藍色。
不管了,就膽粗粗試一下,管他甚麼。

走進活動地點,果然清一色都是男生。他們黑黑實實,部分還是肌肉男。
他們都身穿格鬥服,眼神堅定有力。他們都配戴不同的色帶,大概也像空手道一樣,分了色帶和段數吧。

教官走了過來。
「你有沒有走錯了地方?這裡是自衛術學會呢。」他神情有點詫異,語氣往上提了一點,像是想打發我走。
「沒有。我就是想加入,請問可以嗎?」教官驚訝了。看來這個學會從來都是男生專利呢。
「為甚麼你想學以色列防身術?」
「因為我遇上了痴漢,希望能夠變得強大。」我如實回答了。
他用奇怪的目光,把我上下打量了一番。
「但我認為你已經足夠強大了,你難道不這樣認為嗎?」大約是看到我比較發達的小腿肌肉吧,才這樣問。
「我認為強大沒有最高境界。」教官聽到我這樣說,疑惑了。

說真的,一個女子單人匹馬,找上門來說要學打架,肯定令人覺得困惑。
一來應該會不忍心看他被一群男子蹂躪,二來不知道她有甚麼的盤算。這也是正常的。
好像過了很久,他終於開口了。
「你看下去好像一直有做運動呢。你做的是甚麼?」他繼續有禮貌地質問我的歷史。
「我在香港讀中學時,是學界百米短跑冠軍,還刷新過學界紀錄。12秒52。」
「順帶一題,我最近在東京到處跑步,打算把耐力提上來。」我就這樣回答他。
教官聽到這裡,也無話可說了。
大概是我打動了他吧。
「答應我,好好學下去,就如你當天不斷衝破自己極限一樣。」他雖然有點不情願,但語氣卻緩和了下來。
「如果是這樣,就請你今日開始多多指教。」
「忘了一點,你叫甚麼名字?」
「姓上官,名伊。漢字是上越的上,官員的官,伊藤的伊。我還有個英文名,叫Rika。」
「Rika? 理香さん (Rika生)、ぜひ頑張ってください!(請你務必努力上進!)」

---------------------------------------------------------------------------------------------------------------------------------------------

櫻花就快要開始盛開了。
當日本最後一株櫻花落下時,大概就是我的歸期吧。

三月十一號,下午兩點四十六分。我在品川街頭找餐廳。
地震。
但這次不同。
就連已經習慣了地震的我,都突然間站不穩了。
整整三數分鐘,我都站不起來。

之後,一切都變了。
街邊的店舖都關門了,只有馬路仍是車水馬龍。
地鐵停轉,JR也停轉,就連無懼天災人禍的小田急,都停轉了。
只得巴士仍然繼續運轉,但都逼滿了人。
周圍變得愁雲慘霧,行人都突然穿起了黑色的衣服,在街上不發一語,低頭行過。
但周圍既然沒有人抱怨沒有回不了家,我大概也不應抱怨甚麼。
就走回去吧,那怕得花上七八小時。

從來沒有走過怎麼久的路。
街邊有人聽著電話飲泣,也有人拿著電話祈求對方接聽。
是一通電話改變人生的情境嗎?有點兒心酸,也的確是我第一次為別人的不幸而心酸。

2ch 上的留言,太冷血了。我看不下去。
本打算靠看電話度過漫長步程的我,最後決定收起電話。
就讓我一同感受一下這個地方的悲傷吧。

終於走到池袋了。呢,日落西山。怎麼會有醉漢在街上?大地震過後,竟還不回家,不知所謂。
「小妹妹,你身材不錯呀!你現在有空嗎?你要多少錢,我都…」
「帰れ(滾)!馬鹿野郎!」現在是你國難當前,我一個外國人都替你悲傷了,你還這樣表現。
他還夠膽頂我,「你叫誰馬鹿野郎?」然後他就衝上來了。
國難當前,呼喝老娘,還想動粗?
擋住了他的進攻後,我一手把他手臂拗後得快將脫臼,再給他一個男人最痛。
十秒內完賽。
「帰れ(滾)!あんた、日本人失格だ!(你,日本人失格!)」
我高喊一聲,他就像狗一樣爬起來,落荒而逃。

結果,安靜地走回去了。
累了,但睡不著。
就這樣等天光。嗯。
我哭了。

---------------------------------------------------------------------------------------------------------------------------------------------

櫻花開了。
東京的一切都似乎恢復正常。
埼京線繼續繁忙。
我的學習,重新開始。

「你學得很快呢,理香さん (Rika生)。可惜你就要回去了,真想你留下來呢」防身術教練有點兒惋惜地說。
「我期望能在回去前,完成學員資格認證呢。」
「別的同學我不敢講,但你的話,肯定可以的。」
「嗯,我會加油!直到我歸去前,都請您多多指教。」我興奮地說。

趁這段短短的兩個多月,努力上進吧。
就如櫻花般,努力地綻放吧。

---------------------------------------------------------------------------------------------------------------------------------------------

學校的學習,就以札幌賞櫻團作結。
然而在日本的學習,就算準備離開也在繼續。

這是離別的日子,應該要嚴肅一點吧。
向這個對我有恩的地方道別,絕不能隨便。

離開的前夕,我收到了認證資格證書。
在妥當地摺疊好的衣服上,我恭敬地把那個公文袋,還有我在學校收到的所有筆記,都收好在行李箱內。
回憶的一部分,我不敢弄皺。

我特意清早起來,把宿舍全房的東西都清掃,整理一番。
再仔細挑選穿的東西。

坐在鏡子前,細心小心地塗上一抹粉紅色的胭脂;
第一次用上紅色的眼影,慢慢地把眼睛框起來;
最後用眉筆在眼角拉長一下。
還有淡淡的唇彩。

在日本買了不少衣服,最正經的莫過於這一套銀座打造的紫黑色西服。
80 denier 的絲襪再配上淺紫色長靴,就這樣陪搭吧。
唔,這就是道別離應有的模樣。

最後我小心翼翼地,把那Rimowa行李箱拉過房間的門檻,不敢將其弄花。
關上門前,最後一次回望,鞠躬。
不單是確認有否漏下東西,更是對這讓我成長的地方作最後致敬。

和同學們一同坐上了中午12點的 N‘EX,在席間把靴底沾上的僅餘的櫻花瓣輕輕撥走。
這樣的體驗,就如櫻花般,是一期一會的。

遺憾。還是沒有邂逅。

N’EX 窗外,美景飛奔。
力盡奔跑,看盡美麗風光的我,累了,也寂寞了。

落地吧。

但我還是會記著這裡所教的一切。

-------------------------------------------------------------------------------------------------------------------------------------------------------

返回目錄點此 >
http://bbs.i-circle.net/viewtopic.php?f=12&p=116288#p116250
-- Per ardua ad astra
頭像
KeroChu
地球會員
 
文章: 1045
註冊時間: 2009-01-14, 17:38
來自: 香港,坑口

Re: Central Kowloon Line 中九龍綫

文章KeroChu » 2017-12-10, 14:19

07 / 落地
「なぜ、なぜ?あなたは綺麗になりたいの?」
「為何,為何,你想變得美麗?」

回到香港了。
坐上 A41 機場巴士的我,簡直累極了。
廉航果然不是人搭的。

回到家,一打開門,就見到我哥穿著當年那套西裝,但竟然打的是當年地鐵公司的領帶。
「おかえりなさい(歡迎回來)。」
「講咩日文呢,又唔係純正。」
「日本はどう?(日本如何?)」
「もう疲れた。(好眼訓啦),放過我啦。」
「はいはい、おやすみ。(好吧好吧,好好休息)」
我走進睡房,脫下靴子,連絲襪也沒脫就衝了上床。

-------------------------------------------------------------------------------------------------------------------------------------------------------

當我醒來的時候,是晚上 12 點。
我哥應該是去了上班吧。
聖誕節時在電話上聽上官媽說,他轉職了,成了銅鑼灣站的值班站長。
剛過去的六四紀念晚會才做了 Crowd Control,接下來又有七一大遊行,想必工作辛苦吧。

爬起來,猛然發現我的電腦竟然動不了,開機之後就只管嗶嗶嗶,像著了魔。
我仔細一看,主機下竟然夾有兩封信,還有一個大信封。
「伊,我對你唔住。我部電腦琴日死左 RAM,無時間買,唯有借來用下先。哥 字」
我去!搞甚麼鬼呢!
然後另外一封信,竟然是用公司的信頭。
裡面寫著介紹我成為兼職車站助理。
果然,隔壁的大信封裏的,就是申請表。

好吧,反正我還閑著,就跟你玩下去。

-------------------------------------------------------------------------------------------------------------------------------------------------------

結果不出一周,我就收到面試通知。
面試過後不出一周,就安排了我再度培訓。
然後,就出更了。

但這次不是在沙田了,而是在上水。
感謝我們的祖國,搞了個一簽多行,把上水站完全變成水貨客天堂,橫行霸道。
要不是看在我哥份上,怕他難做,我大概會回絕這個工作機會吧。

-------------------------------------------------------------------------------------------------------------------------------------------------------

上水站是個野蠻的地方, 但化妝和說話技巧是我最大的防禦術。

就化一個我最愛的微醉妝吧,看下去不但可愛,而且也讓我看下去更為害羞一些。
想法是,若然我化上令我害羞的妝容,我自然會收斂一點,不會太強勢。
說話技巧來講,用回我講日文那一套就好。不用太直接,兜個圈指桑罵槐就可以。
太強勢,太直接,就是野蠻的表現,我可不想成為野蠻一份子,也不想因此而捲進甚麼麻煩。

但若然有任何人想跟我打架,我還是準備好的。

抱著這個心態,我坐了在化妝鏡前,緩緩地掃上了紅粉,小心地塗上了淺紫色的眼影。
唇彩?不了,潤唇膏就好。第一天上班就塗唇彩,好像太造作了一點。
印象通透就好,不用太惹人注目。
換上從日本購來的黑色皮鞋,還有量身訂造的西褲,
把鑰匙扣上皮帶,再扣上 JR 戶田站的站名牌鑰匙扣,提醒自己得像日本的站員般態度好,
穿上制服和風摟便出門去了。

-------------------------------------------------------------------------------------------------------------------------------------------------------

上水站果然是個野蠻的地方,角落還有一股尿騷味。
那些人都隨便蹲地下,要是我一個「不小心」踢到他們…
不要想太多,努力工作,做好自己就好。

「Hello,新SA翻來開工。」我對著控制室門口對講機,溫柔地說。
「早晨,左邊入來啦。」對講機的彼方,聲線不錯。
我走了上去,裡面有兩個人在大聲談笑,
桌上竟然有紫砂茶壺,旁邊居然有冒煙的蒸水餃和燒賣!?

「早晨呀,你一定係上官伊啦。我係Kelvin,係今日既四柴。」
「喂喂喂,上官伊,咪姐係SKE!?哈哈哈!」
旁邊那個BIU Operator竟然能這樣跟這個四柴說笑,
完全顛覆了我以前在沙田站時的階級觀念呢。
「癡綫!… 傻啦… 你咪聽佢講係度鬥Up辯論,佢傻架,哈哈哈!」
「拿,你應該熟手架啦,更衣室係呢度對面既銀色門,依家借卡同匙比你,搞踮翻過來,我有野Brief。」
他把身轉過去,正當打算繼續吃燒賣的時候,突然恍然一悟。
「差 D 唔記得,你用48號Locker,條匙接實!」
語音未落,四柴就把鑰匙丟了過來,還好我接得穩穩的。
「身手唔錯呀SKE!」那個BIU還笑笑口的。
「Good catch! I am waiting for you~ 哈哈哈 」
這個四柴是不是有些問題?怎麼會這麼活躍,那麼生猛?
還可以邊吃東西,邊輕輕鬆鬆跟同事吹水?

那時沙田站的四柴,看下去都是很睏,
要不就是忙著處理公務,
哪來有時間可以這樣談笑風生。

更勿論控制室裏,哪有可能有紫砂茶壺和熱辣辣點心。
我驚訝了。幸好我的化的是害羞妝,不然就真的是一個O字寫在我面上了。

-------------------------------------------------------------------------------------------------------------------------------------------------------

我放下了背包,脫下了風摟,之後回到了控制室。

那個BIU好像走開了,只留下了四柴。
但他已經收起了笑容,忙著準備巡站用的應急包和Radio Check。
他脫下了風摟,準備把它掛在辦公椅上時,回過頭來。

剛才沒有認真看,但原來還算是個美男子。
看上去不比大哥老,大概只大我5-6年?
面上的鬍鬚剃得不錯,非常光滑。
而且面上也不油,應該是有好好保養過的。
嗯,這樣子,不錯。

「喔,唔記得歡迎你來到上水站。對唔住,失禮啦。」
這個四柴竟然會因自己失禮而向下屬道歉,簡直不可思議,震驚十三億人。
「我可以點稱呼你?我唔好意思叫你呀伊啦,咁奇怪;但係叫姓又太見外…」他也疑惑了。
「我英文叫Rika。」我終於說出了全日第一句說話。
他慢慢地站了起來,然後給了我一個45度鞠躬,就如一個真正的日本人。
「btw,Rika,歡迎來到上水站。我係Kelvin,朱世昭,今日既值班站長。」
大概我是在日本生活了一輪,竟然也跟著鞠躬了。
「你好,我係Rika。請你多多指教 。」我邊講邊低下頭來。
「こちらこそ、よろしく。(我才是要呢,也請你多多指教)」他竟然講起日語,又一次低下頭。

我還未開工就被驚呆了。喂,這可是香港來的。

「嗯,我們邊行邊傾啦,乜都唔使拎。依家我出去巡站,你都跟埋來,話你聽D野係邊。」
我們走出了控制室。
這個四柴走起路來,還滿令人安心的。
他步幅不大,步伐也不太快,挺優雅的,沒有趕急的感覺。
個人認為那套制服也挺合他身的,黃色的色調顯得他更壯,更高。
Oxford 皮鞋的鞋碼哼哼作響,像是向別人宣告著自己的到來。
好像是要為我開路似的。

我靜靜地跟在他後面,細心看看他的路。
下了電梯後我倆巡了一回一號月台,回了大堂,再經 Back of House 巡回二號月台。
他沿路講解了SA的擺位,額外的職責和報特別更的安排等。
但其實我最想知道的是,休息室在哪裡。
這個很重要,因為剛才受了這麼多驚嚇,我現在很想喝水。
但他好像一直都沒有講,而顧講解他需要講解的東西,儘管那些都是重要的東西。

直到巡到二號月台車尾,我才鼓起勇氣叫停他。
「Kelvin Sir,唔好意思,我想請問休息室係邊?」我稍微抬起頭望著他的雙眼問。

他停下了腳步,然後慢慢回頭。
然後,他盯著我面看了三數秒,嘴角和眼角輕輕往上揚了些,露出了一絲的喜悅。
大概是終於發現我化了個微醉妝吧。
然後,聲線溫柔地跟我說「我陣間再帶你去啦,呢個有D複雜呢。」
然後又盯了我眼睛三數秒,才把頭轉回去。

他是喜歡我的妝容嗎?
應該是我想多了吧。
我吞了一口口水,然後就更口渴了。

-------------------------------------------------------------------------------------------------------------------------------------------------------

「大概係咁啦,如果再有問題,隨時上來問我。今日剩低既時間,你就負責一台車頭啦。」
回到控制室後,Kelvin Sir交代了我今日的職責,便坐下了。
但是,從那關掉的螢光幕的反光中,我看到了他嘴角又微微揚起。

然後正當我準備轉身出去的時候,他回過頭來,
補了一句。
「上水站係個野蠻既地方,唔好比佢地同化左。小心行事。」
「我知道。」我竟然又把本音不小心說了出來。
「我知你知道。一睇你個樣就知你有備而來。一緒に頑張りましょうよ(一同加油吧。)」
「はい、ぜひ頑張ります。(係,定必努力。)」
他給了我一個微笑,我也禮節上還了他一個。

我不知道Kelvin Sir「一睇你個樣就知你有備而來」是甚麼意思。
是單純承認了他知道我在沙田的工作經驗,還是在看穿了我用化妝作防禦?
然後他剛才在月台盯著我看了三數秒又三數秒,是甚麼意思?有什麼企圖?
我分不清了。

努力工作前,我需要飲杯水定定驚。今日太多驚訝了。
但像他的這大哥哥,沒有架子還很親切,還滿討我喜歡的。

呀,話說回來,他的日文還算標準,應該是認真學過的。

-------------------------------------------------------------------------------------------------------------------------------------------------------

返回目錄點此 >
viewtopic.php?f=12&p=116288#p116250
-- Per ardua ad astra
頭像
KeroChu
地球會員
 
文章: 1045
註冊時間: 2009-01-14, 17:38
來自: 香港,坑口

Re: Central Kowloon Line 中九龍綫

文章KeroChu » 2017-12-10, 14:26

08 / 早晨
「你不但生存,仲騎住我添…」

五點,起身煮早餐。
手機選播大塚愛「黒毛和牛上塩タン焼735円」
烘煙肉既滋滋聲,係魔法既聲音,為昨晚而歡呼。
炒蛋前落花生油,係熱鑊上跳躍,為今朝而歡騰。

老婆突然從後攬住我,輕吻我頸背。
「早晨。」
「呀,嘈醒你…」
「殊─」佢一隻手指伸到我嘴前。
然後音樂就停左。

我回頭一望,著住我頭先幾經辛苦幫佢著上身既紫色連身睡衣既老婆大人,
雖然睡眼惺忪,但原來已經耽住左把牙刷。
然後左邊條吊帶,不經意就跌到落胸前。
好性感,我鐘意。

就咁,就係刷牙聲同滋滋聲中,早餐就完成左。

-------------------------------------------------------------------------------------------------------------------------------------------------------

「為我再度成為你下屬,乾杯!」
我地兩個碰杯,清脆俐落。
「為我今日仍然生存,乾杯!」
佢掩掩嘴笑左,眼角秤高左。
「你不但生存,仲騎住我添… 記住多多關照小妹呀,大老細。」佢一路笑,一路點頭鞠躬。
「傻啦… 無你,我鬼有今日咩。加油呀靚妹,今晚睇你表演。」
「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請你多多指教。)」
然後我地舉起酒杯,安靜地,由然地,望進左佢既靈魂…

「食啦,仆街。凍啦。」出其不意被插一刀,痛。
「OK,OK。いただきます~(領受了。)」我終於放低左酒杯,舉起左刀叉。

-------------------------------------------------------------------------------------------------------------------------------------------------------

我地例牌要跑步,翻Early也好,Late也好, Overnight 也好。
佢一路嚴格地督促我換衫,自己一路換衫。
佢撻左件銀色既跑步Tee,下面著紅色既既跑褲。
「點呢,著到成架TCL CAF車咁樣。」我突然發現,又真係幾似。
「傻啦,你依家著件綠色T-Shirt,唔通你就係電車既化身?」又真係幾似。

準時七點,比佢捉住一齊跑過去康城站。
但係佢跑步既速度,絕對趁得起套CAF衫。
坑口去康城 2.3 公里,佢竟然可以11分鐘完賽,平均步速 12.6km/h。
我呢D慢鬼電車,要最少15分鐘先完成既,莫講追唔到,就連車尾燈都睇唔到。
之後佢仲打電話過來,話要跑去調景嶺,經寶林站翻坑口。
好彩佢唔係話兜曬成個寶琳姐,唔係我真係安心上路。

佢速度真係好快,我真係追唔到。

------------------------------------------------------------------------------------------------------------------------------------------------------- 

但我老婆大人,絕非空有速度。
佢內心好強大,真係好強大。

我既老婆大人,曾經面對過最嚴重既修羅場,莫過於果次被班野蠻大陸人圍。

嗯,熱死瀨瀨既 8 月中,又係晨早流流8點幾,
好似因為有一班人玩PEP,將月台上六個PEP一氣禁曬。
控制室突然間警示聲長響,
梗係馬上就衝落去了解發生咩事。

「上水2-1,上水1-6,Confirm PEP Status, over。」
「上水2-1,1台6個PEP全部比人打曬,依家出Booth處理,over。」
「上水1-6,Roger。我落緊月台幫手,over。」
控制室二柴隨即係PA System高叫「Platform 1 all to Line Mode」。
15 秒內,我就衝到落1台。
90 秒內,我確認好月台無人受傷無事發生,隨即開始Reset PEP。
5分鐘內,全個月台所有PEP被我同2-1 Reset曬。

但係,仆街,鬆唔到車。車頭仲係紅燈。
「Echo 0,上水 1-6,Confirm 已經Reset所有PEP,Please advise。」
「Echo 0,明白。但係我呢度仍然顯示你有PEP未Reset,放唔到車。Please check,over。」
我心知不妙,我同2-1分頭行事。
我跑去車尾,開始重新由1.11開始Reset 上車中間 1.5。
最後我地兩個確認曬所有PEP都完全熄曬燈,我地已經無野可以做到。
「上水 1-6,所有PEP無燈,相信已全部正確Reset,over。」
「Echo 0,請你稍等… 欸,我地呢度有D 問題,預計10分鐘後先可以鬆車…」
PA System播出「請注意,由於訊號故障,東鐵綫上水站既列車服務延誤 15分鐘…」
頂!邊條仆街好玩唔玩玩呢D呀!?

突然間,Radio 響。
「上水1-6,上水2-5,Message…」
點呢靚妹?唔見呀叔好忙咩?
雖然佢聽落似少有地慌張。我姑且聽下你有咩野一定要依家講。
「上水 1-6,Send Over!」
「上水2-5,一台車尾有人鼓譟,情緒不穩,現場需要增援,O –呀!」
未講完Over就號哭一聲,嚇我一驚。
然後我見到遠處有班大陸人好似就快開片。
「上水 1-6,Bravo 4-0,快D去一台車尾拯救靚女,Over!」
然後我見到對面台成支BIU開始跑緊過去上梯,但係佢地唔會夠我快。
「Echo 0,上水1-6,我夥計馬上需要我,我是否需要繼續 Attend PEP,Over?」
「Echo 0,去救你同事啦,Out。」
佢個救字都未講完,我就開始衝過去。
出盡全力,只為營救佢。

我20秒由第5卡跑到第11卡。去到,現場媽聲四起。
D行李Gip周圍都係,貨物散滿一地。
3個彪形大漢重重包圍住Rika,個個握緊拳頭。
但Rika佢雙手撐地,堅強地爬翻起身。
雖然面上貌似無表面傷痕,但係水潤既嘴唇邊滲出鮮紅既血液。
制服上仲有腳印既痕跡。
我不敢想像係我到之前,佢發生過咩事。
後面D人仲繼續過來圍觀食花生,仲講咩野「打得好,多打幾拳。」
但係佢無喊,仲目綫凌厲地準備開打。面上竟然連無一絲痛苦都無。
真係Tis but a little scratch 咁款。

我好嬲。
我大大力將個Radio敲落條工字鐵柱上。「鏗」一聲。
我唔忍心比班仆街咁糟質個新進既年輕姑娘。
我不知哪來既膽量,竟然開始環啤所有人。

果3個男人終於將目光轉移到我身上。
我從來無感受過比呢個更具敵意既視線,
佢地就有如當年諾曼第登陸既德軍,手持拉鍊機關槍。而我,就係登陸海灘既唯一一個美軍- 受靶。

你班仆街,唔撚係以為女仔手無寸鐵就可以隨意打人!?」
我已經唔顧慮佢地係咩人。下,家下爛仔嘈交仲使講咩Language?
「你講甚麼!?要不是祖…」
要你老母!打女人呢D咁撚低裝既野都做得出?下!?」

呢個時候,Bravo 4 終於全隊6條友到場。
呀喂一支警棍敲落條工字鐵柱上。
「鏗!」竟然有回音。
「喂喂喂,企開D啦屌曬你地老母!」佢用110分貝既聲音大叫,趕走曬班圍觀既仆街。
你班仆街陷家產!打女人?屌你老味,咪撚走呀,要打就打我地!男人老狗打女人,知唔知醜?」
竟然真係有個男人夠膽死衝上來博打,
而呀喂當然係不甘示弱,就擺好姿勢,緊握警棍,準備應戰。

好彩呢個時候,駐站3個PC到場。
果3個人見到PC,無一不走,散水快過洩洪。
「走呀,走呀!仆街!打女人呀拿!」呀喂對住果3件仆街大叫。

我馬上去扶起受傷既Rika。
「無事呀嘛,理香ちゃん(Rika)?」
「有咩事?無事呀。傻啦,呀Sir,我學過打交架,哈哈。」佢自信滿滿地答我。
「但係你流緊…」「咪停左囉,Sir。」面上不但無一絲痛苦,竟然還微微偷笑。
「傻啦,我幫你叫白車啦。」
「上水1-1,上水1-6,幫我叫白車,SA 上官伊受傷…」
「得啦,我鐘意SKE既精神。正呀。」呀喂聲線鴻壯,意猶未盡咁款。
「請注意,東鐵綫上水站較早前發生的事故,已經妥善處理…」
終於可以鬆一口氣。

但第二日,佢就已經正常Book On。
係用左更厚既粉,應該係遮掩住瘀青既地方掛。

佢內心好強大。
真係好強大。

我從心中佩服左呢位靚女同事。


傻啦,講咁多,喘到就快死啦我。
都係慳番啖氣追翻佢啦。

我感覺到,係呢個 Moment,我要爆啦。

----------------------------------------------------------------------------------------------------------------------------------------------------

翻到屋企,雖然先朝早 8點半,但我已經攰死。
但老婆大人8點10分已經翻到,仲比佢早著先機,搶左個頭位入去沖涼。
等待期間,我突然發現,今日我放假但無野搞,
但係老婆今晚翻Overnight頂人請假,日頭大部分時間佢應該會補眠。

算啦,沖埋涼,我都係同佢轆翻上床啦。
反正琴晚翻雲覆雨,基本上無訓過,就補個靚眠吧。

我地係床上面對望左三十秒。
疲累既眼神裡面,我見到佢…
「殊─」佢輕輕一掃,將我隻眼掩埋。好溫柔。
「おやすみ。」(早抖。)
「おやすみなさい。」(好好抖啦。)

-------------------------------------------------------------------------------------------------------------------------------------------------------

返回目錄點此 >
http://bbs.i-circle.net/viewtopic.php?f=12&p=116288#p116250
最後由 KeroChu 於 2017-12-10, 14:34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 Per ardua ad astra
頭像
KeroChu
地球會員
 
文章: 1045
註冊時間: 2009-01-14, 17:38
來自: 香港,坑口

Re: Central Kowloon Line 中九龍綫

文章KeroChu » 2017-12-10, 14:30

09 / 晚安
「由黑暗走進清涼凌晨」

星期一至五,我地兩個都會準時夜晚 9 點扭開香港電台第一台。
不論何處,車站控制室或辦公室,地鐵上或屋企。
「讓音符代替動作,讓歌詞代替說話。」

就如一部鋼琴,彈耐左,都需要專業調音師去較正。
鄭子誠如絲既聲音,
佢精選既主題音樂,
就係我地既調音師。
係煩俗既崗位上暫時退下來,放鬆自己 1 個鐘。
就算身邊人暫時不在,都絕不會感到寂寞。

聽下人地既點唱,放空想像一下,點唱者既故事係如何。
偶然既愛的宣言,經常既鼓勵說話,
就算不是目標受眾,但我和老婆大人都自私地收下了。
多謝你,點唱既神秘人。

-------------------------------------------------------------------------------------------------------------------------------------------------------

「2017年6月12號。時間來到晚上既 9 點 50 分。現時既室外氣溫係30度,相對溼度係…」
夜,但我地深知咁唔代表儀容Standard可以降低。

整裝寶藍色制服既老婆大人端坐係化妝台前,
用手指尖輕輕一塗,腮邊就現一抹剔透既血色。
右手拿起眉筆,緩緩地左一筆,柔柔地右一筆,
將筆輕輕一轉,再輕輕一刷,眼睛線條就出左,
恍如書法家揮毫,乾脆俐落。
老婆大人化妝就如藝術,雖然快但絲毫無趕急。
我鐘意。

正當我睇到入神時,佢輕輕將個頭轉過來,輕瞄五尺門外窺探緊既我。
「好快得,忍住。」語氣好像有點唔好意思既意味呢。
「唔好急,慢慢。」我急忙澄清。
老婆大人,唔好急。一急,你就唔係你來架啦。

香港,晚安。
我地出發啦。

-------------------------------------------------------------------------------------------------------------------------------------------------------

晚上兩點半,新簇簇既車站控制室得我同老婆大人兩個人。

收車後,站裡面只剩四柴一個人,
所有事都要親力親為,
小至水機換水,整理文件,大至檢查電梯,後樓梯警鐘之類。

坐係電腦台前面既佢,正準備聽日入職既 SA 名單。
雖然工作只係簡單如印名牌,但老婆都一本正經,
佢稍稍放底自己既眼鏡,小心地核對手上名單,同螢幕上既名。
「鄔正恩,Wu Ching Yan,車站助理。鄔正恩,Wu Ching Yan,車站助理。よし。」
「張愛羚, Cheung Oi Ling,車站助理。張愛羚, Cheung Oi Ling,車站助理。よし。」
「馬寶儀, Carol Ma,車站助理。馬寶儀, Carol Ma,車站助理。よし。」
「郭詠濠,Kwok Wing Ho,車站助理。郭詠濠,Kwok Wing Ho,車站助理。よし。」
「林晴昭, Hayashi Haruaki,督導員。ハヤシハルアキ, Hayashi Haruaki,督導員。よし。」
「欸,日本人?」坐係佢後面既我,聽到 Hayashi 呢個姓有少少驚訝。
「殊- 唔好嘈。」
「係,係。」
「朱嘉閏,Chu Ka Yun,車站助理。朱嘉閏,Chu Ka Yun,車站助理。よし。」
「陳嘉善,Chan Ka Sin,車站助理。陳嘉善,Chan Ka Sin,車站助理。よし。」


我為老婆大人冲左杯凍檸茶,就放係佢側邊吧。
我就唔打擾佢啦。

如果佢需要D咩其他野既,我就盡力幫幫佢吧。
那怕只係Printer Fill紙,或者斟水。
就算要我做跑腿落月台,或者去後樓梯睇少少野,我都可以既。
只要可以睇住佢努力工作既背影,我就足夠了。
我愛認真工作中的上官伊。
我愛認真工作的人。

-------------------------------------------------------------------------------------------------------------------------------------------------------

佢今晚好努力啦。
一個人就處理好近10個新入職SA既文件同名牌,
而且仲同直屬上司匯報左幾個「熟客」投訴既情況,
仔細了解埋有關落Track既最新指示。
「呢,不如一齊去行下?」老婆大人問我。
當然好,我地都係地底坐到有D瘟瘟地啦,想去鬆鬆對腳。

-------------------------------------------------------------------------------------------------------------------------------------------------------

由黑暗走進清涼凌晨。
C2出口外的風景,好正。
鐵柵外一道涼風,破除悶熱。

望大角嘴方向,係高樓大廈間,本來一片黑色既天空,開始露出一抹海軍藍。
平常應該車來車往既亞皆老街,馬路四條線只剩報販推住車。
我地企係鐵柵後面,手上攞住剛剛係控制室冲既咖啡,
享受呢片刻既寧靜。

我靠緊佢身體。
我輕輕摸佢頭髮。雖然經歷過一覺和一晚通宵既洗禮,依然順滑如絲,香味如初。
皮膚雖然有D乾燥,但總體上都係滑溜既。
眼神雖然仍然銳利,但從開始出現既紅絲中,不經意地露出左一絲既倦意,
卻因為咁而更婀娜,更迷離,更多姿。

「我想叉電。」「我都係。」
緊抱在一起吧。
一切疲勞同空虛,係呢個曼妙既時刻化成左浮雲。
掩蓋了淡黃色既街燈。

如是者,
兩分,五分,
十分過去了。

求光陰不要帶走這癡迷的時辰。
就讓我倆雙雙抱緊,完全地接近。

-------------------------------------------------------------------------------------------------------------------------------------------------------

日出接近了。
我地都係翻落去開始迎接翻來工作既一柴二柴吧。

-------------------------------------------------------------------------------------------------------------------------------------------------------

「Sir,咁早既?」有過一面之緣既二柴上到控制室報到,似乎唔預咁早係站到見到熟悉既大粒野。
「傻啦,留左一晚係度巡站呢。」成機放個飛蚊。
「陪老婆渣話,哈哈。」
「傻啦,點佢做野就有份。」未等我反應過來,背向我地兩個既老婆大人已經補上一刀。
「Woo~ 憂鬱 Madam 背後的男人。哈,得你夠膽點佢做野既渣。」
「唔好咁講,家下升左 OM,都要大家多多支持呢。哈哈哈。」
老實講,有D老尷呢。
但我為人民服務,只要被需要,我就唔怕被人點呢。

-------------------------------------------------------------------------------------------------------------------------------------------------------

6點半。
好羨慕老婆大人有得收工。
然後,我就要過昂船洲車廠巡視自己既業務啦。

老婆大人,早抖。
我出發啦。

-------------------------------------------------------------------------------------------------------------------------------------------------------

返回目錄點此 >
http://bbs.i-circle.net/viewtopic.php?f=12&p=116288#p116250
-- Per ardua ad astra
頭像
KeroChu
地球會員
 
文章: 1045
註冊時間: 2009-01-14, 17:38
來自: 香港,坑口

Re: Central Kowloon Line 中九龍綫

文章KeroChu » 2017-12-10, 16:16

10 / 車廠
「傻啦,你話我講野無厘頭呀?我夠話你訓醒戇九九囉…」

呢個地方,就連門口都大過人,豪華過人。
竟然會有 Supersize 既著光 Logo ,牆上突出既白色焗漆版,
恭敬地寫上「昂船洲車廠 Stonecutters Island Depot」。
我第一次見車廠外牆會鋪磚同種爬牆虎呢,
每個立面都有凹入突出既地方,創造休閒既陽台,或者懸掛半空既會議空間。
感覺幾清新,實際得來帶點抽象既感覺。

昂船洲車廠好大,全港最大。
地上 25 條室內線,外加10條維修坑道,旁邊仲有列車大修中心,擺多10抽車都仲得。
維修中心隔離,仲有三大個物料倉,同埋四層高港鐵學院中心!?
然後竟然仲有位置,係主建築後面起到康樂中心,
上層有竟然有Full Size足球場同3個羽毛球場,下層竟然有奧運標準泳池,壁球場同
室內 Wargame 場!?
仲有穿插呢D建築其間既綠林緩跑徑同BBQ場?
呢D咪叫不務正業囉,
但係我鐘意!

-----------------------------------------------------------------------------------------------------------------------------------------------------------

車廠裡面泊左9抽BQ-Trains,其中6部要等條線延伸到荃灣後先解除封印。

呢批上線既BQ-Train係公司最大既驕傲。
加拿大名廠龐巴迪原廠製造,
搭配上為IKK Train翻新,而係JR東日本重金買來既INTEROS系統,
車隊同事們渣得舒服,乘客搭得舒服。

雖然Traction System只係配上造價較平,歷史中古既西門子GTO-VVVF,
但係加速度同極速,絕對不會差過隔離廠做既CQ-Train。
而且最重要,唔知係咪Rolling Stock 同西門子一齊屎忽痕係度搞呢搞路,
起步果陣,部車竟然會出到一條完整既 D Major 音階,仲要由 do 音開始 do’ 音收尾。
仲巴閉過某紅色公司新1000系。
成班鐵膠。

聽聞佢地已經準備好添食,換走LAR同TKL批中古車呢。
都好,少幾種車,少D煩惱。

-------------------------------------------------------------------------------------------------------------------------------------------------------

7點半,最後一架加班車係車廠開出。

「喂喂喂,起身屌閪啦!屌完再屌呀!哈哈哈…」
TS#B05車內傳出大大聲既粗口,仲有幾聲猥瑣既笑聲。
巡到一半既我,當堂嚇一跳,然後得啖笑。
聲音畫面無問題,PA System都無問題,有問題果個係個車長。

我跑左上去敲Cab門。
「講咩粗口呀你!?你好好打咩?」開口先噴佢一句,嚇到佢屎淋尿瀨。
「無,無呀。早晨,早晨,早…」
頂!咁鵪鶉架,明明頭先仲大大聲聲笑住講架,垃圾!
「你原文話一次我聽,你頭先試PA果陣,講左咩野?」
「無,無呀…」哇,佢個頭耷曬。口講無,但身體卻很誠實。
「無?無咩話?」
「無…」
「我聽到曬呀,起身屌閪啦!屌完再屌呀!呀嗎。」我仲要故意係最後一個屌字走音,增加翻戲劇效果。
「得,承你貴言,今晚我會屌閪!你自己加油。」嬲嬲地講完,反而自己都忍唔住笑。
佢個頭越耷越低,個身仲開始有D震。
嬲得來又無野講到,想啤我又唔夠膽,
真係好鬼正。
「我呢…」佢把聲,一個字,震。八級地震咁震。
都未等到佢講完個「呢」字,就馬上伸手出去托高佢個頭。哇,塊面黑曬。
我啤住佢對眼,一路笑,一路補刀。
「傻啦,你話我講野無厘頭呀?我夠話你訓醒戇九九囉…」

「發神經!」
我期待已久既畫面出現啦!
惱羞成怒既佢,塊面黑過非洲黑人,頸部青筋盡現,谷鬼氣。
我輕佻地放低一句。
「呢條綫有我呢個發神經既 OM,都唔知係好事定壞事囉~」
然後我就跳左出Cab,示意佢可以開車。

三十秒後,佢終於捨得開車。
但係佢一路響Horn,響到成抽車入曬隧道為止。
我Feel到佢好嬲。
但係成件事真係好好笑。

-------------------------------------------------------------------------------------------------------------------------------------------------------

好笑還好笑,但都要警惕一下自己,唔可以容許車隊D人咁玩。
玩還玩,玩粗口就真係過左火位,
如果一個唔小心,就講左出去,
到時真係收投訴收到手軟,比CR問候到傻。

我希望呢個只係個別事件。
但係講真,因為咁,我已經有少少擔心呢支車隊。
紀律來講,真係保佢地大。

-------------------------------------------------------------------------------------------------------------------------------------------------------

車廠早餐。

餐蛋麵呀!好餐蛋麵呀!
我從來未食過咁好味既餐蛋麵呀!
救命呀呀呀!

舊餐肉,係煎Pan上輕輕烘好,顏色剛轉就離鑊,外脆內軟;
粒煎荷包蛋,吸收左剛才餐肉既美味,封死係蛋白裡面。
最重要係,竟然出到出前一丁,而且竟然誠心地一個麵用一煲水煮,
而且烹飪時間把握得非常好,麵底爽口彈牙不在話下,而且麻油平均沾滿麵身,
香呀!有如皮膚白滑,曲線絕美既小龍女,被一層光滑礦物油包住般誘人!
仲有菜心,萬啡叢中一點綠!應該係美女頭上既一朵花,對比既顏色使佢更顯魅力!

請讓小龍女進入我體內,與我融為一體吧!
嗚呀!

廚師既真情流露,實在令我深受感動!

荒謬!無可能架,員工餐廳來既渣,點可能有咁高質?
幻覺來既姐,嚇我唔到既!

我捽捽我對乾枯而疲勞既眼,發覺我仍然安坐係員工餐廳。
但係我已經唔再需要杯奶茶去提神,或者需要去補翻份厚多士。
碗出前一丁,
嗚呀!
嗚呀!
嗚呀!!!

有下次!呢度絕對有下次!

-------------------------------------------------------------------------------------------------------------------------------------------------------

走啦。
好感動。

翻寫字樓啦。

突然收到老婆大人既 WhatsApp。
「今晚食咩好?」
「餐蛋麵。我知有一檔好味。」
「發神經!」
已經醒左12個鍾既我,大概已經醉左。

-------------------------------------------------------------------------------------------------------------------------------------------------------

返回目錄點此 >
viewtopic.php?f=12&p=116288#p116250
-- Per ardua ad astra
頭像
KeroChu
地球會員
 
文章: 1045
註冊時間: 2009-01-14, 17:38
來自: 香港,坑口

Re: Central Kowloon Line 中九龍綫

文章KeroChu » 2017-12-10, 23:15

11 / 初日
「做得好。」

第一日正式工作。
翻到辦公室,望住個無敵大工地景,
雖然稱唔上心曠神怡,但最少有野望下。
掛好件西裝外套,勾好頂帽,鬆鬆條Tie,
打開電腦,登入Outlook Account。
眼前一片全部都係慶賀我升OM既賀電。

唯獨有一封,標題非常霸氣。
直接 Click 入去睇。

From: Ken K. Sheung Koon ([email protected])
To: Chu Kelvin S.C. ([email protected])
CC: Rika Sheung Koon ([email protected])
Title: 等你請落老蘭
Date: Sunday, 11th June 2017, 11:45pm

Dear Kelvin,

Congratulations on reaching another height of your career. Becoming an OM means taking on more responsibilities than ever, and receiving even higher salary than before. In that case, do you think you and Rika owes me a few drinks? haha.

Looking forward to meeting you and Rika in the bars in Lan Kwai Fong sometime next week. Call me.

Best regards,

Ken Sheung Koon
Shift Station Master
MTR Causeway Bay Station
MTR Corporation Limited
[email protected]


癡綫,又想我隊醉佢,呀哥你乜野企圖。
平時唔聲唔聲,扮曬努力上進既佢,只要一落Bar就變第二個人。
上次去西灣河飲,著粉紅色Shirt衫又唔扣齊鈕,比班女笑佢Gay,真係原地轉三圈笑三聲。
之後仲要捉住我猜拳,話咩輸左就隊。點知我時運高,係咁贏。
叫佢算啦,佢仲自己叫啤酒係咁隊,叫都叫唔聽。
臨走前仲要對住我唱埋乜野「你把我灌醉,你讓我流淚」,老尷架嗎。
都唔知佢成晚係想誘惑D女定誘惑我。
幾難先拖左佢上的士呀,癡綫。

放過我啦,呀哥。

-------------------------------------------------------------------------------------------------------------------------------------------------------

清埋其他D Email先。
清到最底,奧雪蜜瓜露!

From: Edward Yung Kai Yin ([email protected])
To:  Chu Kelvin S.C. ([email protected])
CC:  [CKL ShSMs] [CKL SSMs] [CKL GSMs] [CKL SeSMs]
Title:  On SA Forum
Date: Saturday, 09th June 2017, 11:30am

Dear Kelvin,

Congratulations on the recent promotion. I wish you the best of luck in the future.

Please help organizing a SA forum in August to help the managements (and yourself) listening to the opinions of all SAs after 3 months of operation.

I will be looking forward to a draft of contents of the forum by next Wednesday.

Best of luck in the future.

Yours sincerely,

Edward Yung
Head of Operating – Central Region
MTR Corporation Limited
[email protected]


見到 SA Forum呢兩隻字,
我想嘔呀。
我絕非認為 SA 意見唔重要,更唔係討厭那些食物和飲品。
而係討厭D人為左互相唔得罪,而講D極圓滑,帶刺卻又唔到肉的言論。
結果開完會,都係無用,無針對到問題,無解決過個問題。

----------------------------------------------------------------------------------------------------------------------------------------------------------

我果陣係上水站坐 ShSM 時,就代表上水站出現左一次。
果陣我SeSM又要扁我地電梯事故數字多,話我地用SA用得唔夠好,
又要唔肯針對問題核心來討論,係咁打擦邊球,話我地應該點點點點管SA。
都唔夠SA啦,人人一個月都翻成90幾100個鐘,點構成我地用SA用得唔夠好?
而且係我經常性突擊巡查大家,基本上無人敢係我面前偷懶。
仲有,上水站出名客流多,粗魯人更多,就算出事比率同其他站一樣,
數字都自然會高過其他站。
佢咁兜個圈扁我個站D SA,毫無公道可言。

我好嬲。
我幾經辛苦,終於忍到我地站發言機會。

「受傷人數多又如何?請問我站要求左 2 年既 Additional SA Headcount 去左邊?有多D ESA 咪唔會出事囉!」
「我自己 Check 過曬站 SA Timesheet,全部人出盡全力翻工,爆曬90個鐘,我要高度評價自己站既 SA!」「我好希望各位友站同事同老細,得閒就過來我個站同我吹陣水,我定必以鐵觀音同點心侍候大家。」
「我等大家來,最怕你唔來。」

全場靜曬,無人夠膽出聲駁我。
班人塊面黑曬。
當然黑啦,比個四柴咁樣當面訓話,正常人都黑啦。
結果,個會一陣就開完。班人側側膊唔多覺,走鬼左去。

其實我仲好嬲,但係作為四柴,我需要安慰班下屬同二柴,話唔好聽班人亂講。
「呢班咁既不知所為,成日追乜野一關即走又唔加SA Head count,敢講唔敢做。」
我好嬲,但我怒不敢言。

去到大埔,我落左車翻屋企,
途中經過百佳買左30包公仔點心,又係隔離茶莊買左5斤上好安溪鐵觀音,
只為迎接各位大老細親臨敝站指導指導。

終於輪到我翻工,
我同上更ShSM講,
「以後唔好搵我去乜野SA Forum,我日日都同當值SA同SAS吹水,日日都聽大家意見,絕對問心無愧。」
「呢D咁既羞辱大會,你去埋我果份。」
「既然我地做得咁差,我就等各位大老細,親臨敝站指導指導。」
「我知道呀,你係個會上面發左神經呀嘛!你老母,你唔想升你既事!你咁樣搞著我地呀,仆街!」
我差D一掌拍落佢塊面到。
我地站出盡全力去做好,唔夠人就人人加班,豈由得班渣車翻工既不知所謂亂批評?
而你做為呢個站既四柴,竟然可以只係怕到我鬧佢地會出事,就偏偏睇唔到公司既問題,
仲要只顧自己既利益,我呸!

「如果你地咁怕應付老細的話,咁得,我買個睡袋翻來,就訓Changing Room。」
「班人隨時落來,隨時Call我,我5分鐘內即刻馬上正裝出現,跪求老闆賜教!」

班人顯然覺得我講笑,
我都未講完,個四柴就大大力砰門出去收工,頭也不回。
屌你老母

谷鬼氣!
我收工之後,我落左童軍總會買左個睡袋,作好長期抗戰既準備,然後就即刻翻左站。
略有聽聞之前發生咩事既四柴,見到我秤住個睡袋,驚訝左。
「班人隨時落來,隨時Call我,我5分鐘內即刻馬上正裝出現。」
「你認真要係呢度訓咩 …」佢好似想說服我算啦,傻啦。
「傻啦,反正我無人要照顧,無負擔,咩都無。就訓呢度,無相干。」
「呢個站有你呢個癡綫佬,都唔知算好事定壞事。」佢一面無奈,但係佢無大聲鬧。
只係稍微悲哀既感覺。
「我依家訓,叫班SA入去果陣細聲D。唔該你。」
「你自己小心啦。」

然後我就過左隔離更衣室訓。



一個月過去左。
有人問我,我就會講,但是無人來。
五斤鐵觀音原封不動,但30 包公仔點心都被同事吃完了。

係呢一個月裡面, 除非要去溝女,
根本無離開過站10分鐘步程範圍。
洗衫?隔離有乾洗鋪。
買野食,交錢?一係七仔,一係OK。
做運動?附近政府大樓,有健身室同沖涼房。
其餘時間,一係訓教,一係坐係SCR工作,再唔係就係縮入更衣室睇書播歌玩手機。
總之一日24個鍾,我最少20個鍾係站到。

四柴們都驚訝我有呢個忍耐力。
當然啦,唔好睇少我。我話曬都做左20年鐵路迷。

結果,我最後住左52日。
係果日,HR來了封呢電郵。


From: Iris Chiang ([email protected])
To:  Stephanie Kwok Sui Sum ([email protected])
CC:  [SHS ShSM]
Title:  Additional SA Headcount
Date: Thursday, 4th Dec 2011, 10:35am

Dear Stephanie,

With request to additional SA headcount to Sheung Shui Station, I understand that SHS is now facing a desperate shortage of SA manpower. However, I am afraid it is very difficult for HR to add 40 to the current 25 in one go. However, we agree to add 20 to SHS in this fiscal year, and next year’s increment remains negotiable.

These SAs are expected to start working at SHS from mid. January 2012, once training is completed.

Best regards,

Iris Chiang,

Human Resources Officer
HR&D,
MTR Corporation Limited
[email protected]


然後,我收到一封手寫信,
來自羅湖Group GSM Stephanie Kwok。

潔白既信紙上,只係寫左四個字。

「比你吹脹」。

我Upload左封信既相上班四柴二柴開既「支持Kelvin哥永久訓站」群組。
全部人齊心地Send屎Emoji。
自此,無人再用奇異目光望住我。

今時今日,訓站對於我來講已經無難度。
只係果方面既需要,要再考慮一下姐。

-------------------------------------------------------------------------------------------------------------------------------------------------------

上次只係參加SA Forum,我就訓左站52日抗議。
今次竟然要我主搞 SA Forum,我未開始已經想嘔。

但係我作為OM,我有責任去做好我既職責。
我唯有搬個新淨既 Simplehuman 垃圾桶過來,準備好一路打份draft一路嘔。

老婆大人,救我!
從這地獄中解救我!

----------------------------------------------------------------------------------------------------------------------------------------------------------

返回目錄點此 >
viewtopic.php?f=12&p=116288#p116250
-- Per ardua ad astra
頭像
KeroChu
地球會員
 
文章: 1045
註冊時間: 2009-01-14, 17:38
來自: 香港,坑口

Re: Central Kowloon Line 中九龍綫

文章KeroChu » 2017-12-11, 10:29

12 / 燈清
訊號清晰。

哇,TS #B15 Dn End Cab Door後面塊水松木板,
竟然痴滿車長同女僕既合照,就成為大家既塗鴉牆。
呢個仲誇張,一個人同 4 個影。
生日拍照放題?

傻啦,我作為一綫之長,豈可容得班細既係度依牙鬆槓?
我快速係銀包搵翻張陳年合照,然後快速釘上去。
歷經五年既即影即有相,有些少退色。
但係相片中靚女,美貌仍然不改半絲。

-------------------------------------------------------------------------------------------------------------------------------------------------------

認識我既人,都知道我愛美人,尤其是係後生既美人。
自ROT開始,我收工之後,好多時都會流連女僕 Café。
但我未必需要主動同女僕們交流,只需要離遠觀賞佢地同其他客互動就夠。
配上一杯咖啡,咁就足夠我消遣一日。
除非佢地走來撩我,否則我都不太會同佢地互動。
但必然要做既係,影相,放落相簿,集郵。

滿足我三個願望。

八月底,聞說有新女僕登場,咁梗係要去踩場。
熟悉既樓層,熟悉既裝修,熟悉既語句。
意料之外既係,熟悉既語句係由熟悉既聲音演繹。
我擰個頭一望,我就算唔認得個人,我都認得個化妝,
同佢身上JR 戸田站名標鎖匙扣。
「お帰りなさいませ、ご…」(歡迎回來,主…)
「まさか、理香くん?」(唔通係Rika君?)
「駅長さま?いらっしゃい!こちらへ、どうぞ、どうぞ!」(站長?歡迎光臨!呢度,請坐,請坐!)
傻啦,我認得曬。
雖然佢講どうぞ、どうぞ既時候,有D怕醜,腮邊仲有一抹似尷尬既紅。
但係掩蓋唔到佢誘人既魅力。呢個之前帶佢巡站既時候,已經領教過。
我鐘意。

我靜靜地坐埋一邊,叫左杯 Cappuccino 同蛋包飯。
戴起新買既 Shure 耳機,就播起濱崎步。

著住粉紅色黑色配色女僕服既上官伊,同著住屎黃色制服既佢,形同二人,氣場都好唔同。

平時著屎黃色制服既佢,身上散發出既係隨時同你死過既感覺,
佢會喪啤住D唔合作既客,由上車啤到車走,只有面對同事時先有一絲放鬆。
說話仲會帶骨。
「有無事呀?痛唔痛呀?」「不疼,不疼…」
「問緊你咩?問緊你個袋呀!」
搞到我狂笑唔停。

依家女僕上身既佢,散發住既係歡迎,清新既氣息。
說話無一絲拘謹,有果句講果句;做事無任何顧慮,就同顧客開心互動,一齊玩啤牌呀,講笑話呀。
「下,你花都夠我打我俘虜?咁你老豆都變鬼佬啦!」
「如果花加條蛇,咁夠唔夠打俘虜呀?輸左啦!哈哈哈,飲啦!」
「屌!」
「哦!你未散功就講粗口!」
「哈哈哈…」
呀,佢幽默感似乎都唔錯。難怪咁受其他客人歡迎。
全程投入,認真工作既人,好性感,我鐘意。

佢似乎留意到我目光,就算同人玩既時候,
都會三不五時將目光轉向我呢度,
而我都會點點頭,就如我翻工時對下屬既點頭。

-------------------------------------------------------------------------------------------------------------------------------------------------------

一路聽歌,一路觀望。
就到夜晚10點,接近打烊時間。
其他人走到七七八八。
泛黃的燈光下,將所有人都顯得更親切,可愛,迷離。
Rika行左過來,誠懇地望住我。
我急忙放低耳機。
「主人,我地Last Order啦,仲有無野加?」佢輕輕聲問我。
「唔… 無啦。」
「哦,好啦。」然後佢準備轉身走。
佢眉頭輕皺,好似有D失望但又唔敢講,應該係想和我說話吧。

我突然醒覺,呢個係我最後一個機會。
翻到站,我地就再無機會可以咁樣坐係度,面對面傾偈。

唔,我依家係主人,Rika係女僕,
理論上,應該不受公司D既奇怪枷鎖影響吧。

「呢,Rika,幫我最後落兩杯Fruit Punch啦」
「はい、かしこまりました。」(係,我明白啦。)
「之後… 」
「之後?」
「之後… 不如我地吹下水,玩下層層疊?」我鼓起勇氣問。
「好,等杯野到左,我就帶過來一齊玩。」
然後,我見到佢嘴角微微上揚。

-------------------------------------------------------------------------------------------------------------------------------------------------------

「はい、フルーツポンチ二杯です。」(係,兩杯 Fruit Punch)
「どうも~」(唔該曬。)
「座って。」我稍稍起身,伸伸手邀請佢坐我隔離。
佢倒轉層層疊包裝,一順手就成棟野出曬來。
佢輕輕向前挨,手托下巴,輕輕嘟起水潤既嘴唇。
好可愛。

我讓佢抽第一條。
「呢,你日文不錯呢。」就讓我先開口吧。
佢爽快地抽出第一條,擺左上頂。
「嗯,留日一年,點都有D長進掛。」
「長進不錯呢!」
「站長,你日文都唔錯呢。你係邊讀學?」
「無,我跟我朱嬤由細講到大既。無日文,我地溝通唔來呢。」
「原來係咁…」
然後,我發覺佢掂都無掂過第二杯。
「頭先唔記得,呢杯係你既。」
「唔係咁好既…」
「來吧。」
「唔係咁好既呢…」
我輕輕將杯 Fruit Punch 推去佢果邊,微微地向佢一笑。
「無事架。我請既…」
「咁我唔客氣啦。」雖說,佢面上仲有一絲既尷尬。
「為你新入職,乾杯!」我順勢舉杯,向佢方向伸出去。
佢終於放鬆自己眉頭。「乾杯!」
「就等我做你第一個忠實擁躉啦,哈哈哈!」
「口甜舌滑呀你。」佢笑笑口,稍微低頭,似乎想壓制自己一絲既興奮。
「傻啦,哈哈。」


全晚既話題,離不開女僕Café 同站裡面既奇遇,化妝同興趣呢D共同話題。
當佢話自己係短跑好手,破過學界紀錄時,我簡直驚訝。
但觀其身形,佢既身形同線條,都係非常Fit,非常緊緻。
有美女樣貌仍然有磨練既堅持,我簡直仰慕。

-------------------------------------------------------------------------------------------------------------------------------------------------------

就快打烊。
我望望牆上待取既合照,我先醒起。
未 影 相。

成間鋪,得翻Rika,廚師同我三個人。
個廚師執拾清理,忙到抽筋,唔會得閒渣機。
唯有渣機自拍吧。

佢一手渣機,一邊嘟起個嘴,伸出手舉起V字,擺出一個俏皮既模樣。
一,二,三
我係最後一刻,輕輕舉手,摸摸佢頭。
Cheese~
卡擦,一張輕柔地飄落地下。
出奇我意料之內,卡擦,佢又補多張。
又一張輕柔地飄落地下。
想必Rika係想影多張自己袋。

咁我當然自己痞低身,打算自己執起一張。
正當我要執起既時候,佢潔白小手輕碰我手。
我緊張了,下意識就將張相交左比佢。

「ご主人様、写真に絵を描きますか?」(主人,要畫相嗎?)佢輕柔地問。
「いいえ、そのままでいい。もう十分美しかった。」(唔使啦,就咁就可以啦。已經足夠靚女啦。)
「そうですか?嬉しい。」(真係架?好開心。)
終於露出左真正既甜笑。
收起了害羞的模樣,稍稍低頭,雙手遞上我張相。

我從未係其他女僕面上,見過咁甜既笑容。

只為自我鍛鍊,全程投入工作,已經構成我愛上佢既理由。
美貌同線條,就如蛋糕上既冰霜,更加誘人。
係呢刻,
我唔想走。
我唔捨得走。
請您永遠,都不要離開我…
但我知道,唔可以對女僕落手,更唔可以對下屬…

「不如交換電話?」
「嗯。」
「嗯!?」
「嗯,好呀。」

就咁,一切就開始左。

望翻轉頭,當日既我違反曬天條,
一來溝女僕,二來溝下屬,三來佢地係同一個人。
唔,我大概係年少輕狂吧。

但係,屌你啦封建思想。我既幸福,今刻起,我自己話事。

-------------------------------------------------------------------------------------------------------------------------------------------------------

返回目錄點此 >
viewtopic.php?f=12&p=116288#p116250
-- Per ardua ad astra
頭像
KeroChu
地球會員
 
文章: 1045
註冊時間: 2009-01-14, 17:38
來自: 香港,坑口

Re: Central Kowloon Line 中九龍綫

文章KeroChu » 2017-12-11, 10:35

13 / 路清
「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呼。

我不能相信,我剛開始工作,Kelvin Sir竟然來了我工作的女僕Café。
我更不能相信,他竟然樂意跟區區一個女僕(有時候是SA)講這麼多自己的事情。
最難以置信的是,身為站長的他,竟看得上我這樣一個女生。

但我也喜歡他。很喜歡他。
他冒著被打的風險,將我從火爐中救出,已經是一個很合理的理由去喜歡他。
而且,他不像我所認識的站長,也不像身邊所有人,
他甚麼時候都不緩不急的腳步,總是掛面上的笑容和禮貌,
喜歡和同事們和下屬們聊天的個性,
還有出其不意的幽默感。
還有非一般的行動力,那說到做到的能力,
總是令我心裡佩服,愛慕,想要好好向他學習。

那天,我竟然因為他沒有跟我說話,只是安坐一角看看我,而感到了一絲寂寞。
但那夜,他為我點了一杯雜果賓治。
他在我面前講了很多自己的事,感覺沒有絲毫隱瞞。
我們講了很多自己的事,感覺他把我當成了可信任的對象。
這,我很開心。

快要收工了,餐廳裡只剩下我倆,而Kelvin Sir要拍即影即有。
在我按下快門時,他輕摸了我的頭,
就如大哥哥輕輕摸著小妹,肯定著她的可愛和努力。

從來沒有人這樣輕摸我。
就連我親哥和我親爸也沒有。
那怕是奪得了金牌,或是從中學畢業,或是進了心儀學科,或是從日本歸來。
沒有人曾如Kelvin Sir般親切,撫摸我疲勞的身軀,
安撫著疲勞的心神。
我頓時心裡一股暖流竄過,疲勞盡消。
也不再感覺到一絲的寂寞。

我對他的愛慕,就在那刻到了極致。
我想和他一起,不論怎樣。
我們拍了一張,然後我又私自拍了一張,想要自己留做紀念。

我循例問一句要畫圖嗎?
他的回答讓我融化了,還真是首次有人讚我美しい呢。
「いいえ、そのままでいい。もう十分美しかった。」(不用了,這樣就可以。已經足夠美麗了。)

「不如交換電話?」
「嗯。」
「嗯!?」
「嗯,好呀。」
就這樣,一切就開始了。

-------------------------------------------------------------------------------------------------------------------------------------------------------

但在這一家這麼談階級觀念的公司裡,基本上都是講求竹門對竹門,木門對木門的。
聽我哥說,他竟然聽聞了柴灣站有二柴和一柴相戀,還說大概半個港將綫都知道他們的事,
還把男的打成了雞蟲,女的成了「機心重」的八婆。
還說甚麼那個男二柴,最後因此而升不成三柴,憤怒得離了職。
我有理由相信,我和ShSM拍拖,應該會鬧得整間公司沸沸揚揚吧。
若然穿崩,也會讓他和我各自陷入大危機吧。

但Kelvin也不是蓋的。
他應該要比我更清楚四柴和區區SA拍拖的風險。
他為了保護我身分,始終沒有公開對外說些甚麼。
我們普通在站內見面,只是稍稍點頭,在月台上跟我聊聊天,請我吃東西等等,
就如他看待其他同事一樣。

只有在換下制服,遠遠地離開車站的是非之地後,
我們才會拖起手來,打開彼此的話匣子。

-------------------------------------------------------------------------------------------------------------------------------------------------------

但他站在自己的立場上,永不會古舊的東西妥協,
也一次再一次打破了我對四柴的印象。
後來,聽聞過他在SA Forum上,聲嘶力竭地為我們站的同事辯解,還幾乎開罪了整條線的大老闆。
之後還在站內住了下來,說是要甚麼「長期抗爭」,為車站同事爭取更好待遇。
還幾乎開罪站內所有同僚呢。

但我相信,他的心裡,還是想著要為同事和站好的。
但我更相信,他肯定是我見過最敢言的同事吧。

他住在站裡面的一個多月,也是我倆剛開始約會的時節。
然而,我倆根本沒有甚麼時間可以出來見面。
他為了應付可能隨時出現的老細們,一天有18小時都在站裡面,作好隨時受教的準備。
然而我理解他的困難,更想用這段時間來細心看看我心儀的男生,
會為自己的想法堅持多久,走得多遠。

在這段時間,我們僅會在他不用工作的星期日下午,在我工作的女僕Café 會面。
他總是會選坐在一角,點上一杯咖啡,聽著歌,看看書,或是看看人。
周不時望望我在做甚麼,給我一個微笑。
我也會回敬他一個,以謝他治癒的笑容。

若然他當晚不用工作的話,他總是會在Café 樓下,等我晚上9點半收工。
然後走在彌敦道上找好東西吃,好東西看。
吃完看完後,我們會一邊聊天,一邊走到海濱長廊去。
我們還不太會把情緒寫上面,嘴角微微上揚,已經是我們力盡能做到的事情。
但我們會坐在長椅上,靜靜地看著彼岸漂亮的燈飾,或訴訴工作或生活上遇到的苦事和樂事。
就這樣,有時心情愉快地,有時稍帶傷感地,度過這絕無僅有的一個半小時。

但若然他要工作的話,我們會坐上途徑大埔公路回北區的巴士,
把握好短促的一個多小時的時間,
靜靜地相依在彼此肩上,感受彼此的氣息。
然後在下車後,隔著車窗對望,目送彼此。

而到最後,他用52天證明了自己的觀點,沒有令車站同僚失望。
堅持到尾的人,令我敬佩。

就這樣,我就把他認定是男朋友,開始了秘密,低調且沉穩的交往。

-------------------------------------------------------------------------------------------------------------------------------------------------------

2012年4月。
事前沒有通知我哥和我爸,就把男朋友首次帶了回家。
他們打開門時,見到我倆拖著手,
簡直驚呆了。

「呀女…」他們口張得大大的,久久不能合攏。
「你好,我係Kelvin。同Rika交往左半年左右,請多多指教。」然後,Kelvin來了一個45度鞠躬。
我爸還在O嘴,大哥就先合攏起來,出了聲。
「你盛行呀?」好似有點挑機的味道,該是見著拖小女孩的是個大哥哥,才這樣反應吧。
Kelvin沒有緊張,沒有流汗。
「欸,我同Rika一樣,都係做地鐵既…」
「哦,都係SA呀?你知道嗎?做SA就應該有…」我哥聲線突然往上提了,眼睛也瞪大了。
「呀哥,你誤會啦。我係四柴,上水站值班站長,食埋飯仲要翻Overnight呢。」
我哥和我爸聽到這裡,吃驚了。
「你咁後生,咁靚仔,唔似bor。ROT?」
「係,2008年。」
我哥突然企左起身,向Kelvin鞠左個45度既躬。
「銅鑼灣站 Shift Station Master,上官健。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請你多多指教)…」
「いいえ、こちらこそよろしく。(不是不是,我才是呢。)」
兩個人站直面向對方,會心地微笑了。
我爸現在才反應過來,「請進,請進…」的終於把我倆歡迎進去了。

------------------------------------------------------------------------------------------------------------------------------------------------------

吃飯期間,談起我的前程問題。

也是的,還剩3個月我便大學畢業了,他們關心也是正常的。
我早前上網找了數家日資企業,做了些資料蒐集,
但不是工資不怎麼吸引,就是晉升渠道不理想,或網上評價不好。

爸問我有些甚麼計畫,我也如實報告了。

「不如你考慮下我地公司?」我哥不假思索就說了出口。
「ROT?OK ah,我覺得你幾適合。」Kelvin 也附和了。
「我地公司,鐵飯碗,薪高糧準。ROT升職快過火箭,望下你男朋友…」
說道這裡,Kelvin有點害羞了,輕輕把面垂下了。
「傻啦,講呢D… Rika,我知你夠GPA,不如認真考慮試下?」
終於到了我的發言機會。
「好啦,我陣間上網睇下啦…」
「如果你入紙,我地兩個幫你寫推薦信!你話係唔係,Kelvin Sir!」我哥未出發已經先興奮了。
「傻啦,你比Rika睇定D先啦。哈哈哈… 」
「哈哈哈…」

-------------------------------------------------------------------------------------------------------------------------------------------------------

「哥,請你幫我同Kelvin保密我地既關係。」
「明既啦。你呀哥都唔係蠢既。」

-------------------------------------------------------------------------------------------------------------------------------------------------------

隨著最後暑假的開始,我們交往的機會越來越多。隔天見面基本上已經不成問題。
但這也代表保密上要花的功夫,所需的心思和所作的犧牲,也越來越多。

日常活動圈子都在九龍塘以北的我們,越走越遠。
約會時都會專門挑些遠離新界,甚至遠離人煙的地方。
我們越來越怕彌敦道上的眼睛,生怕同事會看見。
晚間有空的話,我們多會到深水灣和淺水灣跑步,然後到南朗山熟食中心或華富找好東西吃。
閑日日間有空的話,或會到石澳或馬灣野餐,游泳。
若然我倆都放假,去西貢或青山行山,露營,觀星,
甚至短線地到台灣玩個2-3天,都算家常便飯了。

和「不能愛」的人相戀,也果真是一件很刺激,很浪漫的事。
然而面對這般的「禁斷之戀」,我和他都只能祈求不要完得那麼快,那麼突然。
因為我們深知,人算不如天算,
所以我們都抱「這是最後一次的約會,之後就被踢爆而不能繼續」的心態去好好共度每一段時光。
雖然我們見面機會越來越多,我們卻越發珍惜每一次見面的機會,
甚至逐漸灑下不捨的眼淚。
身邊就好像有人突然唱起李香蘭。

「あー、行かないで、行かないで…」(呀,請您不要走,不要走…)
「いつまでもずっと離さないで…」(請你一直都不要離我而去…)
「あー、行かないで、行かないで… このままで。」(呀,請您不要走,不要走…就這樣,留下吧。)
然後,多數是我先流下溫熱的眼淚。
他肯定會拍拍我頭,用那壯碩的身軀保護著我。
依依不捨的我,或會依在他身上,靜靜地淌下兩行眼淚,
或盡情飲泣十分鐘。
他會從襯衫口袋中,掏出手巾替我拭淚。
然後不發一言,靜靜地轉身離開。

用他的說話來形容,這可能大概是一段關係中「最美的時刻」吧。

回到公司後,我們就做回普通上司下屬,恍如沒有事發生。
但說真的,月台上的我倆,目光交錯得越來越多,
會心的微笑也越來越多。

就是沒有人留意到我們兩個。
似乎一直也沒有。
好像到了我從這一切畢業的那日,也沒有人留意到。

真安心。
真快樂。

-------------------------------------------------------------------------------------------------------------------------------------------------------

有可能這麼淒美嗎?
沒有?你肯定是沒有做過這家公司了。
再淒美的故事,還有呢。
但我倆路線清晰。

-------------------------------------------------------------------------------------------------------------------------------------------------------

返回目錄點此 >
viewtopic.php?f=12&p=116288#p116250
-- Per ardua ad astra
頭像
KeroChu
地球會員
 
文章: 1045
註冊時間: 2009-01-14, 17:38
來自: 香港,坑口

Re: Central Kowloon Line 中九龍綫

文章KeroChu » 2017-12-11, 10:41

14 / 波口清
「憑乜野原諒你?哼。」

2013年,是我和男朋友長進的一年。
雖然我們都不太知道,自己是怎樣爬到這些位置去的。

我只是區區一個日本研究畢業生,又沒有甚麼Engineering的資歷,只是GPA高了點,
卻又讓我成了ROT訓練生。
他更不用說,就如他工作上這樣憤世嫉俗,會公然在SA面前指責上司的人,竟然也被GSM點名升職,
成了羅湖和上水站的高級站長。

簡直難以置信。我們大概都是醉了吧。

-------------------------------------------------------------------------------------------------------------------------------------------------------

女僕 Café 的工作,就像夢一場。
在那泛黃的燈光,粉色,溫暖的裝修下,我和客人的距離,就只有一步之遙。
我可以很自由地和他們打鬧,聽他們的故事,和他們玩,
為在他們腦中留下美好的回憶,亦為我工作增添趣味。

客人當中,有些雖然跑得比我慢,慢上很多。
但因工作需要,而慢下來細聽他們的故事,
我發現其實她們身上,也有很多有趣的東西值得聽,有許多值得學,
各項專門的知識,不同的做人風格,別的人生觀之類的。
結果每天當值,都會有新的得著,新的感受,也會有所長進。
當看到他們的笑容時,我也會被帶動,一起笑,一起皺眉,
就宛如他們當中的一分子。

可能是因為我樂意聽大家的說話吧,結果我三度成為顧客票選「我最喜愛女僕」冠軍呢。
我知道,這些都只是虛銜而已。
沒有最好,只有更好的想法,還是清晰的。
但男朋友總是會說,我是值得成為冠軍的。

一年多的光景,讓我學習不少。
我會肯定的是,這裡曼妙的時光,將會永存我心中。

-------------------------------------------------------------------------------------------------------------------------------------------------------

然而,ROT訓練一個月後就正式開始了。

再也沒有時間分身到女僕Café 的我,決定在訓練開始前夕,聯合其他十來個相熟的姊妹,
把整個場包了下來,為我舉辦一個盛大的畢業典禮。
同時也預祝我未來前程錦繡,和讓我好好宣布未來的動態。

-------------------------------------------------------------------------------------------------------------------------------------------------------

他告訴我,他會為這個那麼特別的日子,訂造了一套新西裝。

當他出現時,全場人士,來賓,女僕,廚子,目光都轉到了他身上。
而我驚訝了,
徹徹底底的驚訝了。

我可不知道,他那套「西裝」,
竟然是黑色皮革三件頭,外套上鑲上了4顆銅鈕,呈V字排列。
裡面的,是淺灰色的絲綢西裝馬甲。
白色花紋襯衫上,配上了黑色Tie。
外套口袋上,恭敬地裝上了他慣用為我拭淚的白色手巾。
還有白色手套,手上還執著金色懷錶。
他就是執事,還像極警惡懲奸的黑執事呢。

但是我得壓制住我的驚訝。
他在這一刻,不是我的男朋友,只是相熟顧客一個。
我不可讓把自己的情緒衝昏頭腦,失去理智。
說不定,客人當中或有公司的人,準備把我倆的事情公布開去呢?

他也沒有說些甚麼,就安靜地坐到了一角去。
也如平常般,就叫了杯 Cappuccino 和蛋包飯,讓我主持過「開光儀式」後,便著我繼續做自己的事去。
但他穿成這樣,究竟是搞甚麼鬼?

-------------------------------------------------------------------------------------------------------------------------------------------------------

晚上十一時,香檳開完了,音樂播完了。
最後一位依依不捨,穿著奇裝異服的客人都走了。

其他好姊妹都在十點半收工。
關上大門後,只剩下我,店主和廚子一起打掃店鋪。
畢竟這個地方對我有恩,臨走前好好打掃一下也是應份吧。

-------------------------------------------------------------------------------------------------------------------------------------------------------

把桌子,地下和都清理過後,收拾好自己財物和個人物件,換過衣服。
這裡已經沒有我能做的事了。
店主和廚子在大門前,向我鞠躬道謝過後,親自為我打開了大門。

門外,滿地盡是玫瑰花瓣。

我走了出去,只見應該下了班的十來個好姊妹們,仍然整裝列隊在通道上。
我走在玫瑰花上,向著電梯大堂漫步前進。

這樣歡送我,淒美極了。

往前只見整裝執事服的男朋友,就立正站好在電梯前,面上露出了從容的笑容。
我走到了他跟前。
他就如雜果賓治當天,輕撫我頭。
心中突然一股暖流竄過,竄過了我全身上下,由頭至腳都走遍了一次。
我緊緊地抱著他,就如小妹妹抱著大哥哥般熱情。

-------------------------------------------------------------------------------------------------------------------------------------------------------

我在他懷中不自禁地抬高頭,見他溫柔的容貌。
「呢,你知道無?我犯左三條天條。」
「一、溝公司既下屬,違反公司門登戶對既傳統」
「二、溝女僕Café 既女僕,私佔左女僕既心」
「三、為左我自己既幸福,而令無辜既女生,做左許多許多既犧牲」
傻啦…」
「今日,我懇請你原諒我既魯莽,我既不是。」然後,他給了我一個恭敬的鞠躬。
「憑乜野原諒你?哼。」
「就憑我的一個覺悟,同埋今日帶來既小小賠罪禮物。」

他輕輕的把我從懷中推開,然後單膝跪了下來。
我知道這是甚麼情節,只是我從沒有想像過,這樣的情景會在我眼前展開。

「你既覺悟係?」我出盡全力去壓抑我這一刻的情緒,但我知道,距離崩堤的時刻,不遠了。
「終我一生,只能愛上一個女仔。」
「一個女仔?」「一個女仔。」
「終你一生?」「終我一生。」
「個女仔,叫乜名?」「上 官 伊,Rika。」
「但全站都知道你最愛美女。」「但我現在的世界裡,美女只有一人。」
然後,他把手伸到後面從身後掏出了白色的小盒。

再也忍不住淚水的我,不忍心這麼好的一個男子,
要在我眼前繼續這樣跪下來,為我戴上戒指。
我只是區區女僕,區區SA,只是一個愛貪靚的女生,
而他已經是公司的站長,溫柔實幹的高級站長…
我不配。我不…
但我阻止不了…
「企起身,企… 企…」

他站了起來,用手巾溫柔地幫我拭淚,
然後緊緊把我擁進懷裡。
「我無嬲過你… 真係架…」止不住了,果真止不住了。
「我知… 我知。」
「我愛你既美貌,更愛你既全部。」
「我愛你,我不忍心再要你為我既幸福犧牲咁多。」
「嗚… 傻啦…」
多少夜你聽我抱怨工作,生活,然後摸摸我頭,安撫我疲累的心靈…
多少夜你用你那壯碩的身軀,遮蓋著在街上號哭的我,讓我不致公開失態…
多少夜你替我抹走害怕寂寞的眼淚,讓我知道我非孤單…
我卻沒能為你分擔些甚麼,工作也好,生活壓力也好…
我也不忍心你為了保護我而犧牲那麼多,還得在人前裝沒事,人後帶我逃避目光,
我不忍心就連我這般親密,卻仍然不能安撫你。

但若我能如清風般流盪,定會吹往你身旁;
但若我能如明月般輝明,定必永遠照耀你…

然後我只顧著哭,哭得斷片了。

-------------------------------------------------------------------------------------------------------------------------------------------------------

終於走上了共同的軌道了。
我願望,我期待。

-------------------------------------------------------------------------------------------------------------------------------------------------------

返回目錄點此 >
viewtopic.php?f=12&p=116288#p116250
-- Per ardua ad astra
頭像
KeroChu
地球會員
 
文章: 1045
註冊時間: 2009-01-14, 17:38
來自: 香港,坑口

Re: Central Kowloon Line 中九龍綫

文章KeroChu » 2017-12-11, 10:46

15 / 情定
「嗯。」

思念是一種很玄的東西
如影隨行

無聲又無息出沒在心底
轉眼 吞沒我在寂寞裡

我無力抗拒 特別是夜裡
想你到無法呼吸

恨不能立即 朝你狂奔去
大聲的告訴你

願意為你 我願意為你
我願意為你 忘記我姓名
就算多一秒 停留在你懷裡
失去世界也不可惜

我願意為你 我願意為你
我願意為你 被放逐天際

只要你真心 拿愛與我回應
甚麼都願意 甚麼都願意 為你

我無力抗拒 特別是夜裡
想你到無法呼吸

恨不能立即 朝你狂奔去
大聲的告訴你

願意為你 我願意為你
我願意為你 忘記我姓名
就算多一秒 停留在你懷裡
失去世界也不可惜

我願意為你 我願意為你
我願意為你 被放逐天際

只要你真心 拿愛與我回應
甚麼都願意 甚麼都願意 為你

我甚麼都願意 甚麼都願意 為你

嗯。

-------------------------------------------------------------------------------------------------------------------------------------------

大眾也喜歡珠光寶氣 沒有空完全明白你的美
只得我望見你 關起了心扉 
猶如合上貝殼的傳奇

若世間疏忽從未細味
讓那些蠢人庸人嫌棄你
切莫讓人影響了你 信仰你的真理

如滄海深處埋藏著遺珠
其實你好處個個也不知
唯獨我先可以 明白上帝構思
於沙礫裡 找到璀璨珍珠

人家冤枉你 平凡悶孩子
但是你心思 我不信無聊沒意思
沒有人識得欣賞 但天知誰可以

大概這種非一般的美
慧眼太少旁人未賞識你
因此你極客氣 差點算謙卑
從來沒對愛有所預期

若世界疏忽從未細味
讓那些蠢人庸人忘記你
要是別人都不愛你 有我這邊等你

如滄海深處埋藏著遺珠
其實你好處個個也不知
唯獨我先可以明白上帝構思
於沙礫裡 找到璀璨珍珠

人家冤枉你 平凡悶孩子
但是你心思 我不信無聊沒意思
沒有人識得欣賞 但天知誰可以

你是誰 妳是誰 可有地方發亮
旁人忙著誇獎色相
沒有空管你的修養 唯獨我留下拍掌

如滄海深處埋藏著遺珠
其實你好處個個也不知

唯獨我先可以 明白上帝構思
於沙礫裡 找到璀璨珍珠

人家冤枉你 平凡悶孩子
但是你心思 我不信無聊沒意思
就算誰都不欣賞 但偏偏

我可以

嗯。

-----------------------------------------------------------------------------------------------------------------------------------------------------------

返回目錄點此 >
viewtopic.php?f=12&p=116288#p116250
-- Per ardua ad astra
頭像
KeroChu
地球會員
 
文章: 1045
註冊時間: 2009-01-14, 17:38
來自: 香港,坑口


回到 [C1] 吹水聊天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6 位訪客